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摆脱贫困 >

乡村民宿蝶变:深山老林里,究竟藏着怎样的致富密码?

2019-02-11 15:53    《瞭望》杂志    徐欧露 等

U445P4T8D8749246F107DT20190208143204.JPG


资料图:乡村民宿酒吧。 杨华峰 摄


  ◆ 如果有一个地方只需在网页上轻点“预订”,就能圆梦“诗和远方”,那很可能是民宿。


  ◆用“蜕变”形容数十年来民宿变迁,并不为过。


  ◆ 《瞭望》本期专题“乡村民宿蝶变”共六篇文章 ▽


  ◆《乡村民宿蝶变》

 

  从提供食宿到售卖情怀和文化体验;从农家乐到精品民宿,再到集群化发展;从个体农户家庭增收到乡村经济发展的新支柱;从一种住宿形态到满足人们在城镇化浪潮下无法割舍的“乡愁”,再到如今成为实现乡村振兴的重要助力


  随着民宿从野蛮生长向有序发展过渡,人才回流以及随之而来的全新管理理念、生活方式的注入,乡村治理也将不断得到完善


  ◆《变“下山脱贫”为“上山致富”》


  一方面,数十年城乡二元发展行至拐点,多方面差别为民宿发展创造条件


  另一方面,互联网、高速交通、现代物流体系等也让城里人进山不再那么艰难


  ◆《问路莫干山民宿》


  莫干山民宿的崛起,离不开自身的客观条件,更离不开敏锐把握市场机遇、对标消费升级等的主观努力


  民宿经济不能单打独斗,要抱团打拼


  ◆《婺源:品味乡村文脉》


  江西婺源县探索多元民宿开发模式,盘活了遍布全县的明清古民居,对于保护古建筑、传承乡村文化、激发农村发展新动能有着多重意义


  民宿主人不仅要做好软硬件服务,更重要的是传播本土文化、建筑历史和主人故事


  ◆《民宿的三个棱面》


  “开发得太快了,有必要等一等环保”


  如果特色民居大面积减少,家乡的印记变得模糊,乡愁将难以打捞


  ◆《促进乡村民宿良性发展》


  如何促进乡村民宿良性发展,是对政府部门提出的一个新考题


  做民宿不仅是一种经营,更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


乡村民宿蝶变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徐欧露


  打开卧室窗户,是无垠平畴,远山如黛,近水含烟。一壶清茶,三两好友,樵舍弥香。


  对现代人而言,如果有一个地方只需在网页上轻点“预订”,就能圆梦“诗和远方”,那很可能是民宿。


  当个性化的旅游者已不再满足于打卡景点,希望融入当地生活,当深度游渐成潮流,这种区别于传统标准化酒店,能提供个性化、多元化服务的住宿形态的兴起,就不难理解了。


  据原国家旅游局发布的《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旅游民宿是指利用当地闲置资源,民宿主人参与接待,为游客提供体验当地自然、文化与生产生活方式的小型住宿设施。包括但不限于客栈、庄园、宅院、驿站、山庄等。


  这是一个按下发展快进键的产业。调查显示,2017年我国民宿消费规模达200亿元,预计到2020年,我国乡村民宿消费将达363亿元,年均增长16%,远高于同期国内旅游消费年均8%的预计增速。


  由“吃饱睡好,拎包就走”转向归园田居,民宿已经不仅是旅途驻足之地,它承载的还有探索、乡愁,以及城镇化进程下“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精神羁绊。


  作为旅人借宿的产物,民宿自古有之。但成为一门与旅游相关的生意,要从上世纪80年代说起。


  彼时,花卉种植专业村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区农科村远近闻名,客商、 市民络绎不绝。逛累了,没有旅馆,就在农户家食宿。不承想,这种住宿业的拾遗补阙,成为农家乐的萌芽。


  此后农家乐在全国乡村迅速复制。本地村民利用自己的生活空间,提供床位和农家餐饭。但很多并非以此为主业,前期投入少,缺乏自身特色,卫生条件不高,盈利水平普遍较低。


  新世纪伊始,丽江、大理、周庄等古城古镇旅游渐盛,依托乡村景观、自然风景及文化资源的民宿客栈随之兴起。外来者经营、专业化运作、富于文化特色,成为这个阶段民宿的三个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