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摆脱贫困 >

向春玲:从湘西看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决胜之局

2019-03-15 15:39    中国网    刘晨曦 等

原标题:向春玲:从湘西看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决胜之局


2019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关键之年。习近平总书记在3月7日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甘肃代表团审议时指出,现在距离2020年完成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只有两年时间,正是最吃劲的时候,必须坚持不懈做好工作,不获全胜、决不收兵。深度地区还有那些难点亟待解决?作为深度贫困地区,湘西如何“高质量”完成脱贫攻坚任务?中共中央党校科社部社会制度比较教研室教授向春玲以近年多地考察所见,以湘西脱贫攻坚情况为样本,解读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之战的难点和解决方法。


多地调研见问题


2015年到2018年,向春玲相继深入福建宁德、云南玉溪、内蒙古鄂温克旗和阿尔山、西藏昌都丁青县等贫困地区进行调研,2017年、2018年两次赴湖南湘西州调研。她谈到,“2017年6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山西召开了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以后,国家确定了334个深度贫困县,主要集中在‘三区三州’。但是在‘三区三州’之外,全国还有多个省区仍然存在着大量分散的深度贫困县、贫困村和贫困群体。”在多地调研的过程中,向春玲积累了大量的扶贫一线资料。


在调研中,向春玲发现,这些地区在脱贫方面存在着不少的共同点,同时也具有差异性。


在共同点方面,首先,这些地区自然条件较差,灾害易发、贫困面广、基础设施建设滞后、贫困程度深,常规的经济发展手段和脱贫方式难以有效带动其发展。其次,贫困人口主要由长期患有慢性病而失去劳动能力的人、孤寡老人以及部分教育文化水平偏低、缺乏劳动技能的人口组成。同时,农业(牧业)产业结构比较单一。但是,这些地区的自然生态良好,加上特有的民族风土人情,依靠生态文化旅游业脱贫致富成为他们的共同特点。


在差异性方面,主要有两点:第一,由于地理、气候、自然资源条件不同,这些深度贫困地区所发展的脱贫产业有所不同,比如南方的贫困地区多在农业、种植业上下功夫,北方以及西北牧区以牧业、林业为基础开发扶贫主导产业。第二,各地在建房扶贫模式上有所不同。有的贫困地区,产业发展就在本地,而且找不到建新房的平地,他们就近在原地拆了旧房建新房;有些海拔高的山区,土地少、且贫瘠,资源困乏,交通不便等,“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他们采取异地搬迁模式。而且,易地搬迁的房屋风格设计上不同,带有各自民族特色和地域特点。


对于易地搬迁,向春玲认为,“有的地方对贫困户安置房的设计放弃了民族风格,这很可惜。因为保护好民族特色,才能传承自己的民族文化,也才能为民族文化旅游创造好的条件。”


政策攻坚破难点


深度贫困地区在破解贫困方面如何攻克难点?向春玲从政策方面给出了三点建议:第一,要考虑政策的差异性。“一些山高路险的贫困地区修路成本很高,政策上要给予更多的支持。还有一些项目需要地方的资金配套,但是深度贫困地区拿不出钱来配套,这也需要政策的差异性的支持。”向春玲认为,只有考虑到了政策的差异性,才能真正做到因地制宜。


第二,要考虑政策的连续性。向春玲在调研中发现,许多地方都非常关注2020年后脱贫政策的情况。2020年以后,给这些地方的一些特殊的扶贫政策会有多大变化?如何制定有效的新政策巩固提升脱贫成果?如何实现脱贫后的可持续发展?如何实现精准扶贫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向春玲说,这些都是大家关心的问题。


最后,政策的稳定性也十分关键。在谈到脱贫产业开发的规律和过程时,她谈到:“茶树种植后要3-4年才可以采茶,柑橘种下后要4-5年才挂果,所以,怎么样支持贫困群众真正拥有一个产业,并从这个产业上长期地、持续性地获益,彻底改变其贫困面貌,确实需要政策的稳定性。另外,在考核上要考虑这些脱贫产业的过程性,有些产业投入和开发不是当年就能见效。”另外,向春玲认为,政策上还应考虑到贫困户与“贫困边缘户”之间利益协调,建档立卡贫困户在国家产业扶贫、易地搬迁扶贫、医疗扶贫、教育扶贫等政策支持下很快提高生活水平,但是,这些“贫困边缘户”没有享受到国家的脱贫政策,他们的贫困状况目前也需要关注和帮助。此外,还需要提高贫困群众内生脱贫动力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