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摆脱贫困 >

甩掉穷帽子 干出好日子

2019-08-14 10:46    人民网-人民日报    佚名

核心阅读


  部分贫困群众有“等靠要”的思想怎么办?陕西省旬阳县创新扶贫模式,探索扶志扶智的实现途径:利用道德评议会,开展精神扶贫,破解群众的思想难题;通过成立合作社、能人带动等形式,带动贫困户脱贫致富;制定村规民约,移风易俗,提升大家的文明素质……


  我们看到,在旬阳县,志智双扶真正激发出贫困群众脱贫的内生动力,让“等靠要”变成“要自强”,真正脱掉了精神层面的贫。


  老王,不喜种地、养殖、打工,57岁单身一人。历经一年多的教育帮助,曾经在2017年道德评议会上被列为脱贫攻坚后进,上了“黑榜”并被“停帮”的他,如今种了2亩黄姜、7亩拐枣、半亩西瓜,养了10只鸡、7只羊,还递交了退出贫困户申请书。在2018年三季度道德评议会上,有近半数的人推荐他为脱贫先进,还希望他担任六组组长。包帮干部王尔梅说:“这真是浪子回头金不换。”


  道德评议解难题


  面对部分贫困群众“等靠要”的思想,地处秦巴腹地的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陕西省旬阳县,自2016年开始,创新扶贫脱贫模式,以新教育树立脱贫志向、新民风营造风俗树正气、新机制增强致富智力为主要内容的“三新扶志扶智”办法,将志智双扶作为增强贫困群众脱贫内生动力的难题之解,彻底根除志气不振、智力不优的病灶,使贫困群众拔穷根、兴技业,激发起群众进取的内在自觉性,重振乡村振兴和脱贫攻坚的精气神。


  “党的政策这么好,你们把小康给我送到哪里去了?”旬阳县神河镇金河口社区的道德评议会上火药味十足,贫困户沈德林质问在场的干部,为啥没把给他的产业扶持引导资金支付成现金,用于零花。“政策再好,你沈德林四肢健全,自己不劳动,游手好闲,还要指望政府养你一辈子?”道德评议委员张乾英针锋相对,当场批评他。


  “这样的话,干部说出来不一定起作用,但道德评议委员说出来,效果就大不一样。”神河镇党委书记胡朝余说,运用众人的力量评论对错,特别是让群众身边德高望重的人去指教“过错”,更显威力十足。会后,沈德林主动找镇村干部帮忙介绍工作。次月,他就开始务工。


  作为“新教育”核心内容的道德评议会,成为旬阳县开展精神扶贫的关键措施,更成了破解农村各种难题的金钥匙。


  对先进典型亮红榜,表彰奖励,对后进人士亮黑榜,批评帮教,旬阳县把“等靠要”“争访闹”置于道德评判和公众监督之下,以评明真伪,以亮辨善恶。并建立以奖代补激励机制,在技术培训、资金援助、就业指导等方面,更多地倾斜到“想脱贫”的贫困户,让“安于穷”的贫困户眼红心急,倒逼贫困群众比学赶超。


  “在工作中,我们突出立志向、给智慧、教方法,实现了由灌输式向互动式、大呼隆向精准化、‘放空炮’向身边事转变,统筹教育劝导、舆论约束、物质奖惩,达到以教明志、以评立志、以亮激志、以奖励志的多元立体群众教育新格局。”旬阳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邱德刚说。帮教引导1837人(件)次,1440户自愿放弃贫困户帽子,勤劳致富的多了,争当贫困户的少了。


  村规民约树新风


  针对一些农村地区厚葬薄养、婚俗恶搞的不良风气,特别是红白喜事大操大办,人情份子水涨船高等现象,旬阳县组织各村制定了接地气、能管用的村规民约。


  “在我们这,乡亲们除了婚丧嫁娶以外,其他事都不办酒席,人情随礼一般也都不超过100元,已经形成习俗了。”金寨镇寨河社区居民陈先位说。针对农村人情份子偏高的问题,旬阳县各村在村规民约中做出了具体规定,如有人违反规定,将启动道德评议手段,对当事人进行批评。


  为了给大家做表率,桐木镇石板沟村党支部书记刘琦首先拿自己“开刀”。2017年初,在为儿子办婚礼时,刘琦主动控制婚礼桌数,减少菜品,没有婚庆、没有婚车,成为小山村里大家交口称赞的一件新事。


  针对忤逆不孝、孝道缺失,以及不承担赡养义务,把矛盾推向政府的情况,除了用道德评议、法律惩戒等手段外,旬阳开展了大量丰富多样的主题活动、文艺演出等,推出了多部贴近民风民情的小品和话剧。


  编排的小品《婆婆也是妈》,讲述的是儿媳妇不孝敬婆婆,自己住在移民搬迁分散安置的新房里,让婆婆住土房、吃剩饭,最后逐步受到感化,认识到错误,把婆婆接到新房住的故事。通过舞台上的情景再现,教育台下观众,引导大家传承和发扬中华民族敬老孝亲的传统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