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法治经纬 > 法理探索 >

“网购江湖”云谲波诡 “羊毛党”泛滥呼吁法规跟进

2018-01-06 19:13    工人日报    周有强

1515237239127419.jpg


1515237252148561.jpg


编者按


2017年,“剁手党”依然爆发出惊人的网络购买力,不过,刷单炒信、网络虚假宣传等问题,让人们越来越关心如何放心买买买。在电商领域,一方面包括电子商务法、反不正当竞争法在内的立法在提速,执法在严格,消费者权益获得越来越多的法律支撑;另一方面新的问题和挑战也在不断出现,无论立法还是执法还存在不完善之处。营造一个公平、透明、诚信的电子商务环境依然任重而道远。


  2017年11月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虚假交易、刷单炒信、电商平台“二选一”等行为将被重罚;10月31日,《电子商务法草案(二审稿)》已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电子商务法》立法进程提速,“剁手族”买买买将有更完备的法律撑腰。


  当年11月29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2017年“双十一”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报告》称,在“双十一”整个体验周期内,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在2017年的各大电商节日中,阿里、京东、唯品会等电商平台遭遇超过40万“羊毛党”围剿,“羊毛党”呈现出规模化、产业化、智能化趋势。


  作为新兴业态的电子商务发展迅猛,在立法不断提速的同时,营造公平、透明、诚信的电子商务环境依然任重道远。


  刷单炒信,将被严惩


  在2017年的“双十一”,电商交易量再破纪录,阿里系平台线上销售额达1682亿元,京东下单金额超1271亿元……在庞大的数字背后,除了数亿消费者的“剁手”,还有庞大数量的“刷手”。刷单,就是网店花钱雇人假扮顾客,虚假购买产品并填写好评,以此提高网店销量和信誉,最终实现增加成交额的目的。


  为了治理刷单炒信现象,国家工商总局早在2014年就出台了《网络交易管理办法》,明确不得以虚构交易、删除不利评价等形式,为自己或他人提升商业信誉,但对违反者仅按规定处以1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罚款。


  对于庞大的刷单利益链来说,这样的处罚损失可谓九牛一毛。违法成本低而获利高,不法分子就有了以身犯险的动力。而隐蔽的刷单产业链也利用平台没有执法权的漏洞,屡禁不绝。仅在2016年,阿里巴巴就识别信用炒作相关网站179个,发现微信、QQ、YY等社交软件专门从事信用炒作的群组5060个。


  这一情况在2017年有了很大的改观。2017年6月,全国首例电商平台状告刷单平台案落槌。法院认为,简世公司组织炒信的行为违背了公平、诚实信用原则和商业道德,严重侵害消费者利益并扰乱了电商平台的经营秩序,一审判决简世公司赔偿阿里巴巴经济损失20.2万元。


  这一案件的判决不仅是对刷单炒信平台的一种警示,也对电子商务良性健康发展有着深远的意义。


  2017年11月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标志着国家已经形成治理刷单炒信行为的法律治理体系。根据新法规定,经营者采用刷单、炒信等方式,帮助自己或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宣传或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情节严重的,最高可处200万元罚款,吊销营业执照。


  不正当竞争,法律来规范


  今年6月18日,微博认证名称为裂帛公司创始人的汤大风发布声明,申请关闭京东裂帛旗舰店,原因是京东锁死了裂帛旗舰店包括库存、价格等在内的所有功能,导致产品超卖。


  京东随后反击,称临近“6·18”大促节点,原本已经参与“京东服装‘6·18’全品类跨店满折”活动的裂帛,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撤出会场,并将售价提高至远超过市场售价,为消费者带来了损失,京东因此关闭裂帛京东旗舰店。


  这并非个例。近几年,每当“双十一”“6·18”网购促销节点来临,都会出现一些大型电商平台“二选一”措施的情况,即要求商家只能选择在一家电商平台做促销活动,保证产品只在该平台上售卖,并关闭在其他平台上的店铺。

诗情画意更多

  • “魔界”黑岩角
  • 红叶片片化心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