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法治经纬 > 法理探索 >

《关于办理操纵证券、期货市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重点难点问题解读

2019-08-18 17:25    检察日报    缐杰 吴峤滨

2019年6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公布《关于办理操纵证券、期货市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解释》),自2019年7月1日起施行。《解释》明确了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的定罪量刑标准和有关法律适用问题,对于依法惩治证券、期货违法犯罪活动,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促进资本市场稳定健康发展,将发挥积极作用。为便于深入理解和掌握《解释》的主要内容,现就《解释》的重点难点问题解读如下:


关于“以其他方法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的认定问题


刑法182条第1款第1项至第3项分别对连续交易操纵、约定交易操纵、自买自卖操纵(洗售操纵)三种传统操纵手段作了规定,鉴于实践中新型操纵手段不断出现,有必要对刑法第182条第1款第4项“以其他方法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进行解释,以满足司法实践的需要。在2007年《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证券市场操纵行为认定指引(试行)》(下称《操纵认定指引》)和2010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下称《立案追诉标准(二)》)规定基础上,结合司法实践和实际案例,《解释》第1条规定了七种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的其他方法:


第一项是“蛊惑交易操纵”。其行为特征是:行为人通过公开传播虚假、不确定的重大信息来影响投资者的交易行为,影响特定证券、期货的交易价格、交易量,从中谋取利益。


第二项是“抢帽子交易操纵”,即利用“黑嘴”荐股操纵。其行为特征是:行为人通过对证券及其发行人、上市公司、期货交易标的公开作出评价、预测或者投资建议,影响特定证券、期货的交易价格、交易量,并进行反向证券交易或者相关期货交易。需要注意的是,《操纵认定指引》《立案追诉标准(二)》中均将该类型操纵限定为特殊主体,即行为人必须是“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咨询机构、专业中介机构或者从业人员”。《解释》将其修改为一般主体,主要考虑是:随着互联网和自媒体的发展,很多网络大V、影视明星、公众人物借助各类媒体参与评价、推荐股票,他们甚至具有明显优于特殊主体的信息发布优势和影响力优势,原有规定限定为特殊主体不具有合理性,也不能满足当前司法实践的需要。


第三项是“重大事件操纵”,即“编故事、画大饼”型操纵行为。其行为特征是:行为人通过策划、实施虚假重组、虚假投资、虚假股权转让、虚假收购等重大事项,影响特定证券的交易价格、交易量,从中谋取利益。


第四项是“利用信息优势操纵”。其行为特征是:行为人通过控制发行人、上市公司信息的生成或者控制信息披露的内容、时点、节奏,影响特定证券的交易价格、交易量,从中谋取利益。需要注意的是,《立案追诉标准(二)》中将该类型操纵限定为特殊主体,即行为人必须是“上市公司及其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或其他关联人员”。《解释》将其修改为一般主体,主要考虑是:从近年来查办的案件来看,大量出现的是其他人员与上述人员内外勾结,共同通过控制发行人、上市公司信息的生成与发布,误导投资者,进行市场操纵,参与的主体身份越来越广泛,限定为特殊主体不具有合理性。


第五项是“虚假申报操纵”(“恍骗交易操纵”)。其行为特征是:行为人通过不以成交为目的的频繁申报、撤单或者大额申报、撤单,误导其他投资者交易或者不交易,影响特定证券、期货的交易价格、交易量,并进行反向交易或者谋取相关利益。


第六项是“跨期、现货市场操纵”。其行为特征是:行为人超过自己实际需要大量囤积现货,影响特定期货品种市场行情,并进行相关期货交易。


第七项是兜底条款。


关于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的定罪量刑标准


结合执法司法实践,《解释》第2条针对刑法第182条第1款第1项至第3项规定的三种操纵手段,以及《解释》第1条规定的七种其他操纵方法,分别规定了七项数额数量的入罪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