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法治经纬 > 法治要闻 >

“雇凶杀人”案涉嫌转包五次:200万酬金变10万

2018-05-16 15:52    新京报    王煜 卢功靖

一桩涉嫌转包五次的“雇凶杀人”案 


  层层转包200万酬金变10万,最后一名“杀手”反悔;一审法院判决5人无罪,检方抗诉后重审


1526457273716250.jpg


  漆为四最终决定不杀人。 


  他是朋友韩桂生雇佣的“杀手”,“暗杀”的目标是广西南宁大自然花园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蒋严。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司法材料显示,在这条涉嫌“雇凶杀人”链中,韩桂生并不是第一雇主。200万元,是第一雇凶者开出的价码;10万元,是“杀手”最终拿到的数目。交易经过层层转包,逐级抽成,5人陆续接盘,价码一路缩水到原价的二十分之一。 


  处于雇佣链条末端的漆为四,觉得为10万元冒险,“不值。”他不想杀人,但又想获得酬金,他直接联系蒋严,主动交出身份证。他急于向蒋严证明,他不准备动手。随后,蒋严与漆为四配合,演了一出“绑架”戏。 


  躲避一段时间后,蒋严报警。南宁警方抓获漆为四,按照其供述,陆续控制其他4人。 


  司法材料显示,雇凶者名为岑如祥,曾与蒋严存在经济纠纷。6名犯罪嫌疑人中,除漆为四没有具体犯罪情节,无逮捕必要外,其余5人均被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起诉。 


  2016年4月28日,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法院一审以证据链存在断裂,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判决五人无罪。此后,青秀区检察院提交刑事抗诉书。2016年底,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因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 


  2018年5月3日,案件在青秀区人民法院重审开庭,次日休庭。由于被告辩护人临时向法庭申请调取新的证据,法庭宣布延期审理。 


  “有人雇我来杀你” 


  一张一指长的白色纸条,用铅笔歪歪斜斜写着一串数字。 


  纸条是漆为四写的。漆为四告诉新京报记者,2014年4月28日下午,他在南宁市青秀路18号的一栋办公楼一楼大厅徘徊许久,尝试绕过保安,进入楼内失败后,随手撕下一张纸条,写上一串号码,再递还给前台的工作人员说,“让你们老总给我打电话,这个电话对他非常重要。” 


  “说罢,他走出大厅,没有留下姓名。”大自然公司工作人员表示。 


  这栋楼属于南宁市大自然花园置业有限公司。公司开发的大自然花园小区,是南宁最早一批花园洋房。靠近马路一侧,一栋黄色外观的二层洋楼,是大自然公司的办公楼。大门正对着前台,如果得到保安的允许上到二楼,一直往里走,就能看到大自然公司董事长蒋严的办公室。 


  蒋严告诉新京报记者,他籍贯山东,从小在河北长大,之后在石家庄入伍,在部队服役超过十年。 


  1989年,蒋严以正营职军官身份转业。跟很多同龄人一样,他选择“下海”,到海南发展。1993年,因为看中当时广西南宁市政府提出的投资政策,蒋严来到南宁开办公司,之后在此定居。 


  蒋严回忆,生意场上二十多年,时常有像漆为四一样的人来到公司,故弄玄虚一阵,目的“不是要钱,就是想留下来找份工作”。因此,他将纸条放在一边,没有打算理会。 


  见此情景,秘书又提醒一遍“这个号码很重要”。电话打通后,蒋严自报家门,男子开口就是,“有人雇我来杀你。” 


  “脑袋第一个感觉是诈骗。”蒋严说,他当时判断,如果不是恶作剧,男子可能就是想讹钱,便回复说,“你要杀我你就来吧。” 


  对方告诉蒋严,“我有你电话号码、身份证信息、车牌号码,但是我想通了,决定不杀你。” 


  至于临阵倒戈的理由,漆为四提到,是因为觉得“不值”,“总共就给十万元,我不想冒这个险。”电话里,俩人约定,当天晚上8点钟见。 


  放下电话,公司几名下属也认为是诈骗,劝蒋严不要理会。蒋严想,见一面也无妨。


W020180516302882181133.jpg


   5月3日至4日,广西涉嫌“雇凶杀人”转包案在南宁市青秀区法院开庭审理。受访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