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法治经纬 > 以案说法 >

涉案价值达300多万元 两人假冒名牌神皂被判刑

2018-12-06 16:05    正义网    郭树合 李进全

合伙经营网店的肖振庭和余顺花发现,满婷牌中华神皂畅销全国各地,二人动起了造假的歪脑筋—— 

假名牌换来真判决 

姚雯/漫画 

 

庭审现场 

  在未取得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情况下,生产、包装假冒满婷牌中华神皂,在网上累计销售1469箱、成品600盒、裸皂5.2万余块,非法经营数额300余万元。被告人肖振庭、余顺花等8人在该假冒注册商标系列案中,因假冒注册商标罪、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分别被判处四年零三个月至一年零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日前,随着最后两名案犯崔攀厅和刘志雄入狱服刑,本案画上句号。 

  名牌抢手见“商机” 

  现如今,品牌就是价值。在山东省东平县,山东九鑫日用化工有限公司生产的新肤瞒灵霜和满婷牌中华神皂,广告遍布中央电视台及全国各省级电视台,多年来一直是业内名牌产品。 

  名牌产品巨大的市场价值令人垂涎。合伙经营网店的肖振庭和余顺花发现满婷牌中华神皂畅销全国各地,但其正品的出货量一直跟不上市场需求,其中满是“商机”。于是,二人动起了造假的歪脑筋,决心包装生产假冒的满婷牌中华神皂,获取不法利益。 

  肖振庭和余顺花明确分工,分别负责原材料的供应和销售,利润五五分成。在未取得满婷注册商标所有人山东九鑫日用化工有限公司许可的情况下,他们委托陈以榜为其生产标有满婷注册商标的防伪标签和包装材料,委托张瑞清等人为其生产带有“中华神皂”标识、且形状外观与满婷牌中华神皂正品相仿的裸皂,从曹某处购进部分假冒满婷牌中华神皂的防伪标签,后安排崔攀厅等人为其包装假冒的满婷牌中华神皂。余顺花又购进不带任何字样标识的裸皂,交由崔攀厅、刘志雄等人在裸皂压上“中华神皂”或“满婷中华神皂”标识后再进行包装。随后,肖振庭和余顺花将包装生产的假冒的满婷牌中华神皂在网上进行销售。 

  截至2015年5月,假冒的满婷牌中华神皂累计销售1469箱,金额230余万元。2015年5月19日,制假包装点被公安机关查获,办案民警现场扣押假冒的满婷牌中华神皂成品600盒,裸皂52232块。最终认定,肖振庭和余顺花非法经营数额为309万元。 

  从商标造假开始 

  为实现利用名牌发横财的美梦,具体每一个实施步骤肖振庭和余顺花都精心谋划。想卖假名牌产品,就要有能以假乱真的商标。为寻找合作伙伴,肖振庭和余顺花下了很多功夫,终于在网上搜索到广州旭盾防伪科技有限公司。这是一家专门做防伪标签和包装材料的企业。 

  2014年12月的一天,肖振庭和于顺花带着满婷牌中华神皂正品的一盒样品搭上南行的列车。在广州,他们找到旭盾防伪科技有限公司老板陈以榜。双方很快达成合作意向,商定由陈以榜的公司生产包装假冒满婷牌中华神皂所需的防伪标签和包装箱盒、手提袋、起泡网等材料。 

  为尽快投入生产销售,肖振庭和余顺花来不及进行防伪码数据及防伪标签造假,而是采取应急办法,从曹某处买了一些假冒满婷牌中华神皂的防伪标签,又上网买了5万组满婷牌中华神皂的防伪码数据,交给陈以榜用于仿制商标。 

  应急办法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假冒防伪码数据和防伪标签需要一定的专业技能,肖振庭和余顺花必须继续寻找合作伙伴。他们联系上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的于松洋,向其提供了满婷牌中华神皂的有关资料。随后,于松洋通过QQ联系上“黑客”吝林林。 

  吝林林入侵了满婷牌中华神皂防伪码网站的数据库,但没有获取到防伪码数据。他在一个黑客技术交流QQ群里找到一个自称可以破解满婷牌中华神皂防伪码网站的黑客“喻凡”,向其购买满婷牌中华神皂的防伪码数据,然后出售给于松洋。于松洋再转售陈以榜,使陈以榜可以生产假冒的满婷牌中华神皂防伪标识。据案发后统计,通过该渠道销售给陈以榜的防伪码数据共计98.5万组,吝林林、于松洋从中获利33.8万余元,而陈以榜共向余顺花和肖振庭交付了假冒满婷牌中华神皂防伪标签24.5万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