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改革视点 >

从竞争中性看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

2018-12-05 16:30    中国经济时报    夏凡

智库观点 夏凡


  央行行长易纲在2018年G30国际银行业研讨会上提出,为解决中国经济中存在的结构性问题,将考虑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此后,国务院国资委新闻发言人彭华岗在回应“竞争中性”原则时称,中国提倡“所有制中立”,反对因企业所有制的不同而设置不同的规则,反对在国际规则制定中给予国有企业歧视性待遇。对此,笔者研究提出了下阶段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完善的建议。


  竞争中性的基本理念


  竞争中性是经合组织倡导并推动各成员国政府消除国有企业在市场竞争中的不当优势而提出的原则,核心理念是“国有企业与私营企业公平竞争,政府秉持中立态度、保证政策中性”。2012年经合组织提出了确保竞争中性的“八大基石”,总体上可归纳为三个方面。


  政府与国有企业的关系。一是国有企业按公司法注册,与私有企业面临相同法律约束。二是实现政企分开,防止政府对国企的政治干预。三是监管中立,将国有资产所有权职能从政府公共管理部门中分离出来,形成不对任何所有制企业特殊的监管环境。四是管理国企要遵循市场规则,不干预国企董事会的独立决策和企业的日常管理。


  国有企业与私有企业享受平等的待遇。一是税收中立,国有企业与私有企业应面对相同的税负、税收待遇。二是债务中立,避免国有企业获得优于私有企业的信贷条件,以及获得政府的直接补贴。三是政府采购中立,采购政策与程序应当面向全部所有制的企业,具有竞争性、非歧视性和透明度。四是对竞争领域的商业类国企必须获得与同行业企业相当的回报率。


  国有企业承担政府责任要分清成本。一是核算政府内部面向市场特定职能的成本,建立成本分摊机制,不能形成市场活动的成本优势,造成不公平竞争。二是对国企承担的公共政策职责必须给予足够、透明的补偿,将成本核算金额予以公布,并确保政府的补偿机制可以问责。


  目前我国与竞争中性原则的符合与差距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的路径是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所有权与经营权相分离,权利、义务、责任相统一,建立统一的国有资产监管体系。国有资产出资人代表制度建立后,尤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以来,国有企业改革取得重大进展,“1+N”文件顶层设计构建完成,“十项改革试点”深入推进,重大改革举措落地见效,国有企业体制机制发生了重大变革,与市场经济的融合更加紧密,规模实力和竞争力进一步增强,企业经营业绩逐年提高,国有经济主导作用有效发挥。我国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在法律制度框架下,国有企业与其他所有制企业都已按公司法注册,享受相同的税收、融资待遇,国有企业成为依法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担风险、自我约束、自我发展的独立市场主体。可以说在改革方向上,我国与竞争中性原则是一致的,但由于我国国有资产体量巨大、改革涉及的体制机制调整还有一个过程,因此我们在改革程度上仍存在一些差距。


  相当规模的国有资产仍由公共管理部门监管。目前,有218家A股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仍是公共管理部门或具有公共影响力的事业单位,资产总额139万亿元、所有者权益12万亿元、营业总收入5万亿元,分别占全部1068家境内国有控股上市公司的76%、47%和19%。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楼继伟称,有75个中央部委办局还管理着5300余户国有企业,基本没有建立国有资产出资人管理制度。大量经营性国有资产分散监管、规则不一,无法从全局来规划国有资产布局,难以形成一致的发展路径,资源配置效率上离高质量发展存在差距。


  部分国有资产出资人职能未落实。目前国资委监管企业的部分出资人职能仍由一些部门在行使。企业经营管理者不是由董事会选聘,难以真正建立规范的公司治理。企业负责人因任免部门层级不同而隐含相应行政级别,企业内部还有行政级别观念。国资委对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还无法统筹,难以通过预算来引导国有经济布局结构调整。还有一些公共部门直接出台对国企的规范性文件,形成多头管理的政资不分局面,影响出资人权利的独立性。而国资委还配合行政部门承担了一些公共管理的职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