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改革视点 >

机构改革后,司法部首次调解工作会议透露了哪些新变化?

2019-05-15 16:05    新京报    王俊

近日,全国调解工作会议在海南召开。与以往“全国人民调解工作会议”不同,今年会议名称为“全国调解工作会议”,这一变化与机构改革后司法部的新职能有关。


根据司法部“三定”方案,除司法调解外,人民调解、行政调解、行业性专业性调解均收归司法行政机关负责指导管理,这意味着司法行政机关调解职能“扩围”。


调解工作现状如何,各类调解工作职责如何明确,未来工作怎么开展,此次会议释放出诸多信号。


去年调解成功率97.9%


2015年,位于陵水境内的海南国际旅游岛先行试验区,因部分村民阻挠施工,开发建设停滞不前。陵水县委、县政府派出当地10多名专职人民调解员与镇村干部一起进村入户做思想工作,妥善解决了村民反映的各种问题,使停工项目顺利复工。


当前,我国社会不少矛盾纠纷直接涉及民众切身利益,调解是解决这些纠纷矛盾最广泛、便捷的法律服务。


记者了解到,去年全国人民调解组织共排查矛盾纠纷422.8万次,调解各类矛盾纠纷953.2万件,调解成功率97.9%。


目前全国共有人民调解员350万人,其中专职人民调解员42万余人。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设立派驻基层人民法院人民调解组织2864个,派驻公安派出所人民调解组织1.4万个,派驻信访部门人民调解组织3311个。


记者从会上获悉,各地在继续做好婚姻家庭、邻里、损害赔偿等传统领域矛盾纠纷化解的同时,不断将人民调解工作向医疗、道路交通、劳动争议、物业、消费、旅游、保险、金融、知识产权、环境污染、互联网等领域拓展。


确立“大调解”格局


作为土生土长的“中国创造”, 调解机制在秦汉以后就有乡官治世的传统,明清时期上升为法律规范。抗日战争时期,边区、根据地等乡村都设有调解组织,并且称之为人民调解委员会,这一名称也沿用至今。


1982年,人民调解制度作为基层群众自治的重要内容写入《宪法》,随后颁布的《民事诉讼法》《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继承法》《婚姻法》等法律都对人民调解工作作出了规定。2010年,《人民调解法》颁布实施。


今年3月5日至15日,司法部分赴北京、山西、吉林、江西、河南、湖南、广东、贵州、宁夏等9省(区、市)开展调研,调研报告显示,人民调解仍然是化解矛盾纠纷的主要方式,并且正逐步形成以人民调解为基础,行政调解、行业性专业性调解为补充的多元调解格局。


与人民调解相比,行政调解、行业性专业性调解的指导工作则刚刚起步。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各地有24部地方性法规、47部地方政府规章、200多个规范性文件均对行政调解作出了规定。根据司法部的调研情况来看,各地对行政调解重视程度不足。


行业性专业性调解,则出现同一行业、专业领域内多种调解组织和机制并存的情况。比如出了交通事故,既有交通调解委员会,又有保险行业的保险调解委员会,两个组织职责有一定重叠,造成调解资源分散和浪费。


此次全国调解工作会议对三类调解工作做了总体部署,确立了“大调解”格局:到2022年,基本形成以人民调解为基础,人民调解、行政调解、行业性专业性调解、司法调解优势互补、有机衔接、协调联动的大调解工作格局。


专业调解人才短缺


确立“大调解”格局的背后,是纠纷主体的多元和纠纷类型的多样性,导致调解工作难度的不断加大。


海口流水坡村的陈平洋退伍以后担任了多年的“兼职”调解员,今年刚被聘为专业调解员。虽然大多的社区纠纷他都胸有成竹,但也面临着工作难度增大的新状况。“我从小在这个村长大,大家都熟识,处理邻里纠纷时大家都会顾我的面子,但像债务纠纷,年轻人借网贷,涉及到法律专业的知识,这样的情况就难处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