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军事视野 > 军事名家 > 肖天亮 >

正确认识国际形势和安全环境的新变化

2017-01-17 16:51    来源于网络    肖天亮

正确判断形势,是制定路线方针政策的基本依据。一般认为,战略运行的基本原理,是“战略判断、战略决策、战略规划、战略实施、战略评估”五个环节的循环。可见,战略判断是所有战略活动的前提和基础。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看世界,不能被乱花迷眼,也不能被浮云遮眼,而要端起历史规律的望远镜去细心观察。”我们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对当前的国际战略形势与我国安全环境的新情况新变化新趋势,进行深入思考和科学分析,从而正确理解党中央的一系列重大战略决策,更好地指导我们的各项工作。


正确认识国际形势的新变化


从总体上看,“和平、发展、合作、共赢”仍是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世界格局向更加均衡的多极化方向发展。同时,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当前的国际形势正处于一个新的历史转折点,世界面临前所未有的大变局,正在发生一系列历史性变化。


(一)国际力量对比正在发生历史性变化


国际力量消长变化是国际形势发展演变的基本动力。当前,国际力量对比出现了新的特点和趋势,突出表现为“一升一降”。“一升”是指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大国实力快速上升,“一降”是指西方国家整体实力相对下降。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的实力总体上经历了从巅峰到下降的过程。1945年它的GDP占世界一半以上,1970年降到31.3%,中间有所起伏,到2012年下降到21.4%。西方七国2007年占世界GDP的比重为54.8%,到2013年下降到46.6%,6年持续下滑,下降了8.2%;而金砖五国2007年占世界GDP的比重为13.8%,到2013年上升为21.2%,上升了7.4%。此外,越南、印尼、马来西亚、墨西哥、土耳其等近20个发展中国家,经济都呈现出良好的发展态势。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大国经济实力快速上升,是一种群体性崛起,这在人类历史上是十分罕见的。自地理大发现以来,国际社会经历了三次国家崛起的高潮:第一次从15世纪开始,西班牙、葡萄牙、荷兰和英国等西欧国家相继崛起;第二次从19世纪后半期开始,美国、德国和日本等国家先后崛起;而今天,发展中国家的崛起是第三次。与前两次不同,这次崛起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是群体性崛起。过去,国家崛起都发生了很多次战争,比如西班牙、葡萄牙、美国、日本等都是如此。今天,发展中国家的群体性崛起与前两次大不相同,总体上是和平崛起,是合作共赢的崛起。从这个意义上说,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群体性崛起是改变世界的历史性事件,也是国际力量对比发生历史性变化的根本标志。


(二)全球治理体系结构正在发生历史性变化


全球治理体系结构,是指国际社会通过一定制度和规则来共同应对全球性问题的组织或体系。比如说,在国际政治和安全领域,联合国就是具有最广泛意义的全球治理的一种体系结构。在世界经济领域,有世界贸易组织、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三大全球治理组织。大国之间围绕全球治理体系结构所进行的斗争,其实质是主导权之争,也就是老的规则、制度谁来修订,新的规则、制度谁来建立。长期以来,在全球治理中,美国等西方国家始终处在主导地位,无论是规则的制定,还是制度的建立,都是他们说了算。广大发展中国家只能服从,如有违抗,轻则制裁,重则军事干预。在西方国家实力相对下降的大背景下,以西方为主导的全球治理体系越来越难以应对全球性危机。“9·11”事件后,美国打了十多年反恐战争,也击毙了本·拉登,但今天的恐怖主义不仅没有消除,而且还日趋严重,“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兴起就是典型的例证。当前,西方主导的全球治理体系出现了“三个不灵”:一是越反越恐,说明美国领导的反恐体系越来越不灵了;二是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持续发展,说明美国等西方国家主导的世界经济金融体系越来越不灵了;三是面对中东乱局,美国既想领导世界,又心有余而力不足,说明美国主导的国际安全体系也越来越不灵了。奥巴马说:“感觉这世界好像转得太快,快到没人管得住它。”与此相对应的是,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全球治理体系中的作用不断增强。比如,发展中国家建立了“金砖银行”,中国倡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得到了广泛响应。这是全球金融治理体系的重大变革,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三)亚太地缘战略格局正在发生历史性变化


21世纪以来,亚太地区的整体实力不断上升。目前,亚太地区的经济总量已经占到了全世界的53%以上。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亚太经济规模第一次超过欧洲,是18世纪工业革命之后,世界经济重心的又一次转移。美国2009年提出“亚太再平衡”战略,宣称自己是太平洋国家,要在2020年之前将60%的海空军力量转移到亚太。普京再次执政后,明确提出俄罗斯既是欧洲/大西洋国家,也是亚洲/太平洋国家,提出了回归亚太的“东进”战略。欧盟公开声称在亚太地区不能被边缘化。日本乘美国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之机,图谋实现政治和军事大国目标。印度积极推行“东向”战略,强调“再亚太化”。澳大利亚2012年出台了《亚洲世纪的澳大利亚》战略文件,将发展与亚洲国家关系列为2025年前对外战略的主要目标。世界大国将对外战略的重点转向亚太,这在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基辛格在2013年说过,过去400年间主导世界的大西洋世界权力中心现在转向亚太。亚太成了大国关注的焦点,已经并将继续带动该地区地缘格局发生重大变化。在亚太地缘战略格局中,中国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不断提升,几百年来西方国家主导亚太、一统天下的局面将逐步改变。这样一个历史性变化正在发生,正在发展。


(四)国际经济、科技和军事竞争格局正在发生历史性变化


国际竞争主要表现为经济、科技和军事竞争,但无论是经济还是军事竞争,都取决于科技实力。可以说,科技竞争格局决定了经济和军事竞争格局。当前的科技竞争,主要围绕第三次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展开。人类社会发生过两次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第一次是18世纪,以蒸汽机为代表;第二次是19世纪,以电气和化工为代表,现在是第三次,以再生能源和互联网为代表;与前两次相比,今天的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涉及的领域更广泛、影响更大。一些基础科学领域,比如物质结构、宇宙演化、生命起源、意识本质等正在取得突破性进展;一些新材料和新技术,比如信息技术、生物技术、新材料技术、新能源技术广泛渗透、加快发展;一些效率更高的生产工具,比如机器人和3D打印技术等,开始广泛应用到许多行业。这些正在给人类社会带来全新的面貌。面对科技创新发展新趋势,世界主要国家都在寻找科技创新的突破口,抢占未来经济科技发展的先机。从历史上看,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最终决定了大国兴衰。第一次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成就了英国的“日不落帝国”梦想,第二次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造就了美国的世界霸业,第三次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同样为大国崛起提供了难得的机遇。我国在近代落后挨打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科技落后,根源是错过了前两次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现在美欧等发达国家和地区都在借势布局,抢抓第三次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的先机,我们面临的机遇和挑战都前所未有,必须奋起直追、迎头赶上、力争超越。

诗情画意更多

  • 秋の色
  • 红石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