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何以能创造辉煌战功

2017-09-08 17:44    解放军报    徐焰

世界古代史上创造了最显赫战功的人,被公认为尊号“成吉思汗”的蒙古开国之主铁木真。他于1162年生于一个蒙古部落首领之家,少年时父亲遇害,从小看惯了周围各族、各部相互仇杀,在这种环境中只相信强者为尊。铁木真不识字,未读过兵书,却凭着长年战场杀伐和无数战争磨炼,总结出世人称奇的高超作战艺术。

  金朝亡国之君哀宗曾叹道:“蒙古之所以常取胜者,恃北方之马力,就中国之技巧耳。”成吉思汗不仅将游牧民族的骑射能力发挥到极致,还掌握了汉族的攻城术和火器这种古代的“高科技”, 结果无论是野战或守垒,对手都无法抵御其铁骑。

  铁木真约22岁时起兵,与兵力相同的外部落联盟交锋首战却打了败仗。这说明军事奇才不可能是天生。铁木真的可贵之处在于并非只识弯弓射大雕,而是满腹谋略。他利用矛盾,联合一部打另一部,用十几年时间统一了纵横数千里的蒙古高原。1206年,44岁的铁木真被尊称为“成吉思汗”,将过去分散且长期内讧的蒙古部落统一起来,集中起来的10万骑兵成为震撼世界的“上帝之鞭”。

  古代最有战斗力的军队,其基本条件就是中国近代兵家蒋百里所总结的——“生活条件与战斗条件一致”。蒙古先民的狩猎谋生与打仗一致,这个“马背上的民族”的儿童未学走路就先会骑马,为狩猎人人精练射箭,长年在草原上风餐露宿又培养出能吃苦耐劳的勇士,由此具备了古代世界最强的单兵素质。蒙古轻弓加上射手的超强臂力使其射程超过中原弓弩和欧洲硬弓,精准性也有过之。

  成吉思汗征战时的另一个优势,就是草原上奔驰的蒙古马体质特别结实粗壮,远胜于农耕民族圈养的牲口。古代战争中,马的作用相当于机械化时代的飞机坦克,骑兵化等于工业时代的机械化。蒙古军通常一人配备三匹马,两匹轮流换乘而一匹载运给养,机动速度又为亚欧非洲的骑兵所远不能及。

  有了这些优势,成吉思汗对付金朝、中亚和欧洲军队时就创造了拖疲对手再打的战术,同数量多且有重甲的对方骑兵交锋时,都不是硬打硬拼,而是接触后就与之反复周旋,待对手疲惫不堪时再突击。蒙军还故意以“围三缺一”的方式让对手逃跑,再高速追杀,这样就能以最小代价取得最多杀敌战果。

  那些处于耕作与当兵相分离的国家,其军队因难以同蒙古军野战交锋,往往依靠城墙和水系固守。成吉思汗采纳了耶律楚材攻下城池不杀匠人的建议后,收容了大量汉、回等族的制艺能手并给予生活优待,随军制作营能造出有效的攻城器械,还建立起世界上最早的炮兵——“回回炮手军匠上万户府”。这支新兵种只能抛射石弹和燃烧物,却能摧毁高城坚垒。蒙古军还以重金收买海盗船商,不仅灭了退到海上的南宋小朝廷,还渡海攻击爪哇(如今的印尼)。

  成吉思汗纵横北中国无敌手后,又西征中亚,打败古俄罗斯并回兵灭西夏,其儿子、孙子继续对外征服,兵锋西至波兰、匈牙利和中东,向东南灭亡金朝和南宋并进入东南亚,所征服地域之广大,为世界古代战争史上亚历山大、恺撒和秦皇、汉武、唐宗都远不能企及。蒙古军西征打开了东西方文明交往的通道,让中国的火药技术传到了中东和欧洲。

  成吉思汗的军队征服时进行过大规模杀戮,丧生者不下1亿(当时世界人口不过4亿)。后来成吉思汗部分接受了农业文明的统治方式, 对农耕区由尽屠改为招降,其孙辈灭宋时使江南经济民生多得到保全。不过蒙古军一旦住进繁华的农耕区,便被歌舞酒肉所征服而很快衰败,其军威只能如同彗星一掠而过。


    诗情画意更多

    • 梦中的香巴拉
    • 小东江风光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