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领导学习论坛 >

以十九大精神为指引 提升我国产业全球价值链地位

2018-01-08 20:33    求是网    肖鹞飞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要支持传统产业优化升级,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瞄准国际标准提高水平,促进我国产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培育若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这为我国产业转型升级指明了方向,即我国在产业链和价值链上要向高端、高附加值方向突破。

  研究表明,价值链升级通常有两种方式:一是以国际代工形式低端嵌入的产业,可以沿着工序升级→产品升级→功能升级→链条升级的层级实现全球价值链的提升;二是通过研发掌握核心技术和市场开发能力实现以我为主的全球价值链网络。因循这两种基本路径,结合我国产业发展的实际,我们认为提升我国产业全球价值链地位的路径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创新驱动是提升我国产业全球价值链地位的必由之路


  当前,我国产业在全球价值分工中地位整体处在中低端,出口的国内增加值较低,进口的国外增加值高,绝大多数企业是被动嵌入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其根本原因是我国的产业科技水平较低。科技水平的高低是全球价值链地位的决定性因素,如何提高我国产业的整体科技水平和各产业技术水平就成为提高我国产业全球价值链地位的首要任务。我国已经在大力实施科技创新战略并且在科技创新方面也取得了巨大进步,但与发达国家相比,与参与全球价值链竞争的要求相比,我国还存在较大差距。战略性新兴产业是今后一段时期各国抢占全球价值链高附加值环节的高地。目前我国在包括电子信息产业、高端装备制造等产业的生产制造环节具有一定的比较优势地位,市场需求空间巨大,具备了加快发展的条件。通过科技创新可以在原有的产业价值链中提升分工地位,由过去的微笑曲线低端,攀升到高端;由过去定位加工装配,攀升到生产核心零部件;由过去进口中间产品替代为自己生产或出口中间产品。


  转变外贸发展理念,提高制造业产品国内附加值


  衡量全球价值链地位高低的最直接的指标就是产品产业的国内增加值率。它体现本国产业参与全球价值链分工的利益大小,体现参与全球价值链分工对本国经济的贡献大小。我国是全球制造业大国和世界重要制造基地,制造业是我国提高全球价值链地位的主战场,但我国制造业长期存在“大而不强”的问题,原因之一是在制造业全球价值链上我国产业对关键环节和技术并不具有控制力。通过找到提升增加值的切入点,弥补相对薄弱的设计研发环节,我国制造业内部增加值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通过依托我国现有制造业的产业配套优势和多层次的空间梯度优势,优化整合,可以形成一批具有综合竞争能力的产业,从而实现高端制造业以综合优势与发达国家同台竞争,在中低端制造业摆脱要素依赖,避免与发展中国家短兵相接。由此,我们必须深化对全球价值链的认识,改变传统的外贸发展理念,由重视贸易的交易流量转变为重视贸易的增加值,改变传统以出口规模、出口市场份额为导向的外贸发展模式,培育并形成以加快产业升级为导向的新型发展模式。


  大力发展生产性服务业,推动我国制造业与服务业融合发展


  在全球价值链条件下,制造企业越来越多地使用和生产服务,并将服务作为覆盖其产品生命全周期的投入,服务对制造业价值链提升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只有服务业跟得上,才有可能吸引到跨国公司更高技术水平、更大增值含量生产服务环节的转移。制造业强国无一不是现代服务业强国,现代服务业,尤其是生产性服务业在生产领域的投入水平是衡量制造业核心能力的重要标准。生产性服务业是我国产业升级的瓶颈,也是发展的潜力所在,瓶颈的突破必将带来原有产业地位的提升和新产品产业的出现。

  近年来,新一轮科技革命与产业变革迅猛发展,推动全球价值链不断深化与重塑,成为经济全球化发展的新特征。经济转型升级是表象,内在的是产业转型升级和产品转型升级,本质是要素的提升和资源配置的优化、生产率的提高。在信息化网络化加速发展的背景下,全球价值链正由封闭转向开放;全球价值链中欧美国家跨国公司的主导地位逐步被打破,在一些产业领域,其占据的附加值较高的两端地位正在被发展中国家的企业占领;在开放式创新的推动下,各国在全球价值链上的固化状态已经被打破,发展中国家进行梯度性转移和攀升成为常态。新形势下,我们应以十九大指明的转型升级方向为指引,紧紧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全球价值链结构性重组的历史机遇,加快转变外贸发展理念,大力实施科技创新战略,推动制造业与服务业融合发展,并与“一带一路”倡议和国际产能合作等重大开放举措结合起来,全面深化全球价值链国际合作,上述多种路径和措施并举,无疑将为提升我国产业全球价值链地位注入强大动力。

诗情画意更多

  • 飞阅“冰”山
  • 西浦状元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