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领导学习论坛 >

为人民立言 为时代立传

2019-05-15 15:54     光明日报    曹美娜

“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图书是时代风貌、科学成果的集中反映形式,于宏观上是“经国之大业”,于微观上是精神食粮,好的图书可以藏之名山、传之后世,可以改变一个读者的人生轨迹。中华民族的思想风骨遗世独立,文化遗存浩如烟海,历经数千年太平和战乱的洗礼依然灿烂光华,文化、历史未曾间断,正因为我们的文字、语法一直未有大的变化,印刷术的独步天下使得我国古代出版业繁荣兴盛,无数的学者甚至目不识丁的百姓对于书籍也有一种天然的爱护和对知识的敬仰。所以,今天的我们依然可以欣赏古人文章的华彩,感受他们思想的律动。出版工作者必须站在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树立文化自信、促进文化繁荣、凝聚人心向上、引领时代风气的时代和历史高度认识出版工作的神圣性、使命感,提高政治站位,做有信仰、有情怀、有担当的文化工作者。


  我们处在一个继往开来的特殊历史时期,我国的经济、社会等各个领域的发展都日新月异,全国人民都凝神聚力于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记录、反映这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波澜壮阔的历史进程是时代赋予我们的任务和使命。出版工作者应该立足中国当代现实,把握时代脉搏,倾听人民心声,弘扬主旋律,讴歌新时代,担当起记录时代进步与发展,描绘时代蓝图的任务。习近平总书记讲话指出的创作精髓就是以人民为中心,以精品奉献人民,做到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出版界也要出版真正反映群众心声、表现真善美的作品,如此才能受到读者的青睐,才能做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完美结合。


  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新中国成立之后,一批反映我国时代新面貌的文学作品应运而生,如反映农村土地改革的有丁玲的《太阳照在桑干河上》、周立波的《暴风骤雨》,反映为建立新中国而进行艰苦卓绝斗争的有吴强的《红日》、罗广斌和杨益言的《红岩》,反映改革开放的有蒋子龙的《乔厂长上任记》、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反映新旧社会天翻地覆变化的有老舍的《龙须沟》。新时代以来,高速铁路、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港珠澳大桥、探月工程、深海探潜、荒漠治理、防沙育林、南水北调、“一带一路”……这些关乎国计民生的大工程、大项目都值得我们大书特书;率领乡亲们脱贫致富的带头人、勇攀科技高峰的科研人员、在专业领域做到极致的工作者……这些个体人物为国为民努力奋斗的经历同样值得我们细致描摹。


  策划好作品、构思好选题,要有真情实感,深入人民中间。为此,出版社一是在有好的投稿时,要能慧眼识珠,起英雄于陇亩;二是不能只坐等好作品上门,更不能闭门造车,“坐而论道不如起而行之”,出版从业者要深入民间、深入第一线、深入改革创新大潮中、深入轰轰烈烈的建设过程中,如此才能策划出双效益结合的选题。创作者亦应如此。在古代,《诗经》里的十五国风,在当时的条件下,最可能的方式就是官方派人分别去黄河流域的陕西、山西、河南、山东等地采集并后期加以润色,这可能是最早的采风。王勃在为滕王阁重修而举行的文人雅会上,在洪州都督阎伯屿的假意邀请之下,当仁不让地挥毫写就《滕王阁序》,辞彩飞扬、技惊四座、宾主尽欢。虽是现场写作,但王勃以其天纵英才写成了这篇名传千古的美文。在当代,陈忠实先生花了两年时间深入蓝田、长安、咸宁三个县搜集资料、调查走访,又花了四年时间在老家灞桥区西蒋村闭门写作,终于创作出一部反映白鹿原半个多世纪的社会变迁与白、鹿两个家族命运的长篇现实主义小说。能否创作出好作品,一是与主观上是否具有才华有关,二是与客观上的功夫有无下到有关。下功夫就要坐得住冷板凳、受得住漫漫长夜的孤寂与凄清,不能急于求成,不能汲汲于功名地位和快速的经济回报。


  好的作品要以高尚的情操引领人。“三不朽”以立德为先,《世说新语》亦将“德行”列为第一,于是有信笔直书的史官、犯颜直谏的诤臣、为民请命的人、舍身求法的人。“风物长宜放眼望”,好的作品必须是道德的高标,出版社是国家的宣传部门之一,承担着以好的作品感染人、教育人的使命,要剔除那些局限于自我小天地无病呻吟、品格不高的作品,专心致力于出版展现家国情怀、志存高远,有内涵、有高度、有价值,能够陶冶情操、丰润心智、促进社会发展和进步的优秀图书,致力于出版记录新中国成立70年来党和人民的奋斗历程和所取得的成就、解析社会主义理论内在逻辑与制度优势的经典力作。出版从业者要坚守职业道德与操守,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人民立言,为时代立传,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生活需要,多在策划好选题、保证图书质量上下苦功,做到爱岗敬岗、勤业精业,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强国作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