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伟人风采 >

“客籍人”朱德关注广东外贸城乡发展群众生活(2)

2019-06-22 23:57    人民网    佚名


2日,敌军又从松口抢来数十条民船,抢渡韩江,但均被我军打退。


3日拂晓,江面浓雾弥漫。敌人利用浓雾,在火力掩护下,兵分多路强行渡江,对起义军形成夹击之势。在激战中,起义军伤亡较大。当晚,朱德指出,经过三天三夜的顽强阻击,杀伤大量敌人,掩护主力进军潮汕的任务已完成;为保存实力,立即撤离战斗。


起义军第二十五师75团第3营奉命留守笔枝尾山,掩护部队转移。蔡晴川营长率领第3营迎来了三河坝最惨烈的一战。1万多敌人包围阵地,起义军打完最后一颗子弹,跳出战壕,与敌人肉搏。最终,全营200多名勇士壮烈牺牲。


整个三河坝战役,起义军共毙敌1000多人,我军也有1000多人英勇牺牲。“当年的战斗异常激烈,1963年建碑时,从山头挖出的烈士骸骨装了满满4个大水缸。”八一起义军三河坝战役烈士陵园管理所所长廖源华告诉记者,1974年,纪念碑建围栏时,在当年的阵地上,还挖掘出新的骸骨,不少烈士手里紧握着枪。


“这场战役是朱德独立指挥的。”余敏认为,三河坝战役体现了朱德杰出的军事领导才能,保存了革命的有生力量。


曾参加南昌起义的肖克将军对三河坝战役曾这样评述:“没有三河坝战役,便没有井冈山会师。”


危急时刻召开茂芝会议


稳定军心作出正确决策,保存中国革命火种


离开三河坝,沿着省道S221线,穿过大埔县百侯等镇,往潮州饶平行进,山路蜿蜒,丛林茂密。在上饶镇,一座具有古民居特色的全德学校,格外引人注目。


1927年10月4日,经过三河坝激战,朱德率领部队沿着这条路线,“次第掩护,逐步撤退”,准备到潮汕与主力部队会合。


此时,他们不知道,在潮汕的主力部队已经失利。“三河坝战役进行的时候,我们还不知潮汕已经失守,起义军主力已经失败。我们当时认为守住了这个地区对主力作战有利……于是决定退出战斗,拟经百侯圩、饶平到潮汕与主力军会合。”第二十五师师长周士第后来回忆。


10月5日,经过日夜兼程,朱德率领的起义军到达饶平茂芝。然而,不好的消息很快传来。6日,从潮汕撤退过来的200多名起义军来到茂芝,周邦采、毛泽覃、杨至成、粟裕等人,立即把起义军主力在揭阳和汤坑一带失败、潮汕失守、部队被打散等情况,向朱德等人作了汇报。


此时,驻扎在茂芝的起义军处境极其危险。外部,是集结于潮汕和三河坝地区的国民党反动军队5个多师共3万多人,正形成合围之势,企图扑灭革命火种;内部,是部队与中央及前敌委员会失去联系,士气低落,军心不稳。


部队向哪走?路在何方?


关键时刻,朱德以非凡的革命胆略和求实精神,召开了一场有20多位团以上干部参加的军事会议。“我是共产党员,潮汕和三河坝战斗虽然失利了,但我有责任把八一起义军的革命种子保存下来,我也有责任把大家统率起来,一道把革命干到底!”据参会者回忆,朱德的发言沉着坚定。


经过激烈讨论,会议否决了一些人关于解散队伍的提议。他们认为反革命军阀部队已经云集周围,随时都可能向我军扑来,我军必须尽快离开,甩开敌人重兵,摆脱险恶处境,否则将有全军覆灭的危险。


朱德总结大家的意见,认为要保存革命火种,就要找到一块既隐蔽又有群众基础的立足点。湘粤赣边界地区,是敌人兵力最薄弱的地方,是个“三不管”地带,这一带农民运动发动早,支援北伐得力。因此,他作出“穿山西进,直奔湘南”的重要战略决策。


“当时,各方讨论很激烈,革命处于低潮期,有些人提出解散队伍。”省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研究员叶文益认为,茂芝会议虽规模小、时间短,但却是南昌起义军的一个重要转折。


据粟裕回忆:“虽然下面的部队绝大部分都不是他(朱德)的老部队,领导起来有困难,但在此千钧一发之际,他分析了当前的敌我情况,作出了正确的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