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伟人风采 >

毛主席在朝鲜战争中的辉煌之笔(3)

2019-06-28 23:03    新浪博客    佚名

为加强保密,毛主席致电各中央局说明此事“在目前几个月内,只做不说”。他的绝密通知,麾下的战将们都心领神会。

10月15日这天,美国总统杜鲁门不辞辛苦,由华盛顿乘飞机飞行30多个小时,抵达太平洋上的威克岛与美军远东最高司令麦克阿瑟面谈。进入10月以来,杜鲁门不断收到来自各方面判断中国可能要出兵的情报。这使杜鲁门对中国在北朝鲜进行干涉的可能性日益担心。于是他紧急决定,与麦克阿瑟进行当面磋商。会见地点定在威克岛的瓦楞活动板房里,麦克阿瑟预先去机场等候总统。到场的还有一大群记者。杜鲁门总统的飞机比预定时间晚了半个小时。当杜鲁门总统走下舷梯,握住麦克阿瑟的手,客气一番后,关切问道:“中国进行干涉的可能性怎样?”

麦克阿瑟傲慢地看看四周的记者回答说:“可能性极其微小。中国在满洲约有30万军队,其中10万至12.5万人部署在鸭绿江边,但只有5万至6万人能够渡江作战,他们没有空军,如果中国人试图前进到平壤,那将会出现一场最大规模的屠杀。”

杜鲁门总统点点头:“中国在政治上是强硬的,但是在军事上目前还是很软弱的,结束朝鲜战争的时机看来已经成熟。下午我们研究的将是朝鲜战后建设的问题。”

美国政府和“联合国军”,完全没有意识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在积极备战。全国有关部门积极行动,只等毛主席一声令下,几十万大军立即投入战场。

10月19日清晨,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东北人民政府主席高岗在中南海经毛主席面授机宜后,由北京南苑机场乘飞机火速赶回安东。当天黄昏,彭德怀仅带一名参谋、两名警卫员和一部电台乘一辆吉普车,跨过鸭绿江大桥进入朝鲜。与此同时,志愿军分三路跨过鸭绿江,秘密开赴朝鲜前线。第四十军和第三十九军主力及炮兵第一师从安东过江;第三十九军一一七师、炮兵第二师和高炮团从长甸河口过江;第三十八军、第四十二军和炮兵第八师从辑安过江。至22日,第三十八军主力全部从辑安过江。志愿军渡江部队按照毛主席的命令,每日黄昏开始行动,至翌日4时停止,昼伏夜行,隐蔽前进。

22日夜晚,代参谋长聂荣臻向毛主席报告:“志愿军已经过江。”

毛主席从容地点点头,几天几夜没有睡觉的他,对秘书说:我睡觉吧!说完,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在他的运筹下,首批入朝作战的部队终于秘密跨过鸭绿江。这是何等重要的一步。毛主席明白,美军具有绝对的制空权,一旦战略欺骗泄露,志愿军过江时遭到美军飞机的狂轰滥炸,就很难进入预定战场了。

毛主席和彭德怀在志愿军出兵前夕,曾多次对着地图研究敌情,决定利用敌人东西对进的时候,在平壤、元山铁路线以北,德川、宁远公路线以南地区,也就是朝鲜半岛细腰部(又称蜂腰部)地区以北,构筑两道至三道防御阵线。如果敌来攻,则在阵地前面分割歼灭之;如果平壤美军、元山南朝鲜军两路来攻,则打孤立较薄弱之一路。志愿军过江后,毛主席发现情况发生了重大变化,先前的部署,完全不能用了。美军机械化部队进军速度之快,朝鲜人民军的抵抗能力之弱,出乎预料。毛主席一次一次看地图,很快看出了麦克阿瑟的破绽:美军和南朝鲜军分散为东西两路大举北进,速度甚快,直向中朝边境逼近。但是,这两支部队在朝鲜东西两边互不联系,为我军寻找战机提供了机会。

10月21日凌晨2时,毛主席致电彭德怀,指出:美伪均未料到我志愿军会参战,故敢于分散为东西两路,放胆前进。此次是歼灭伪军争取出国第一个胜仗,开始转变朝鲜战局的极好机会。当天,毛主席两次致电彭德怀、邓华,要求他们注意控制平安南、平安北、咸镜三道之交界妙香山、小白山等制高点,以隔断东西两敌,勿让敌人占去为要。并要他们令志愿军第四十军先敌赶到德川,如果时间来不及则在熙川附近地区部署伏击南朝鲜军。为了保密,他还叮嘱彭德怀,看完电报即烧掉。

为了贯彻自己的作战意图,毛主席当天(10月23日)还电令邓华等第十三兵团领导人迅速与彭德怀会合,在彭德怀领导下决定战役计划。这是在催促指挥机关前移。

10月24日中午,邓华率领第十三兵团总部与彭德怀在朝鲜北部昌城郡的大榆洞会合。10月25日,中共中央决定:第十三兵团司令部、政治部及其机构,立即改组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政治部及其机构。志愿军一进入朝鲜,就遭到美国飞机的扫射,并有了伤亡。根据毛主席的作战意图,入朝部队不得使用手中武器对空射击,因为一旦射击,不但打不下美国飞机,还暴露目标。指战员们可谓心急火燎,努力加快行军速度。但是,道路狭窄,又有撤退的朝鲜人民军和难民,无法提高行军速度。各级指挥员伤透了脑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