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伟人风采 >

毛主席在朝鲜战争中的辉煌之笔(5)

2019-06-28 23:03    新浪博客    佚名

第九兵团秘密入朝 集中优势兵力取得第二次战役胜利

在朝鲜战场的彭德怀,根据敌我态势于11月4日15时致电毛主席,提出休整部队,结束第一次战役,准备再战。11月5日1时,毛主席复电同意,并提出组织第二次战役的指导思想。

北京进入11月,迎来了大雪,纷纷扬扬的雪花,将中南海银装素裹。夜已经很深了,丰泽园里依然灯火通明。毛主席拿着红蓝铅笔,对着地图反复思考。周总理、聂荣臻等人走进来。毛主席在地图上画好最后一个箭头,扭身问:九兵团过江了吗?

聂荣臻回答:“已经过江了。”

毛主席问:“那个消息,广播后,有情况吗?”

毛主席说的“那个消息”,就是以朝鲜人民军总部的名义报道的第一次战役。其中有一句关键的话“我军于25日全歼狂妄北进的敌军先头部队”。这表示,战斗仍然是朝鲜人民军在自己打。这类战报广播的用语,美军情报机构会格外注意。

毛主席笑了,引用了孙子兵法中的一句话:兵者、诡道也。

11月2日,经毛主席亲自修改,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里,第一次破天荒地报道了有中国军队到朝鲜的消息。中央广播电台是这样说的,“志愿军”在保护鸭绿江边的中国的水力发电地区。言外之意是在印证,前几天参战的不是中国正规军队,规模也很有限。军史专家后来说,这是毛主席继续使用瞒天过海之计。

毛主席决心趁敌人情况不清楚之际,组织一个大的战役,以歼灭“联合国军”的有生力量。他下定决心,调宋时轮率领的第九兵团迅速进入朝鲜。不言而喻,毛主席极为渴望集中优势兵力,像淮海战役歼灭国民党军那样,全歼美军几个整师。

彭德怀等志愿军领导人根据毛主席的意图,研究制定了下一次战役东西两线的作战方案,拟诱敌深入、各个歼灭。东西两线均诱敌深入,先歼其侧翼一路,而后猛然扩张战果。由先期入朝的6个军(第五十军、第六十六军于第一次战役期间入朝)担任西线作战任务,由正在入朝的第九兵团3个军担负东线作战任务。

在毛主席的命令下,第九兵团3个军12个师秘密入朝,于11月中旬在东线完成战役集结。第九兵团入朝,使志愿军一线总兵力增加到9个军38万余人,并在东西两线上都占有兵力上的优势。

志愿军根据毛主席的命令部署,把近40万大军隐蔽在靠近中国边界的大山中,前方的少量部队,则采用打了就跑、丢弃辎重、释放俘虏等办法诱敌。

11月25日,西线敌军被志愿军诱至预定战场。于是,志愿军立即发起反击,第二次战役开始。在11月25日发动进攻前的晚上,第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突然把军侦察科长张魁印找来,命令他带少数部队穿插,于26日早晨7点20分插到武陵里,成功地将连接南北的武陵大桥炸成两段,堵住了敌人的退路。次日,第三十八军主力兵分三路出击。经过7个小时的激战,全歼伪第七师师部及所属第五、第八联队,缴获各种枪、炮、汽车,毙伤敌1041名,俘敌2087名,美国顾问团全部当了俘虏。

27日黄昏,第三十八军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从德川出发,第一一三师插向三所里,第一一二师向价川前进,第一一四师直扑嘎日岭。第三十八军第一一二师击退了企图增援土耳其旅的美骑兵第一师的两个营。至此,美第八集团军东援德川、阻我西进的计划被第三十八军粉碎。第一一三师的勇士们迅速向三所里迂回前进,终于先敌5分钟到达三所里,关死了三所里这扇大门。敌人不甘心失败,企图夺回三所里,双方展开了激烈战斗。第一一三师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又趁敌人不备之时炸掉了公路大桥,致使敌经三所里南逃、北援的企图化为泡影。当彭德怀得知这一消息时,十分兴奋地说:“好!告诉他们,要像钢钉一样钉在那里!”

战役开始后,毛主席通宵未睡,一直在他中南海的书房里看地图,等待消息。随着战场的好消息不断传来,毛主席大喜,他于28日凌晨亲自起草电报,5时半发给志愿军总部,祝贺德川“歼灭伪2军团主力的大胜利”,指示下一步要集中力量歼灭美军骑一师、第二师、第二十五师主力,“只要这3个师的主力被歼灭了,整个局势就有利了”。美军第九军的逃路三所里、龙源里被截断。美军司令麦克阿瑟闻讯急调部队北上增援,企图对第三十八军一一三师南北夹击,在第一一三师扼守的龙源里、第一一二师坚守的松骨峰、北堂站等地冲开缺口,夺路南逃。我第三三七团和侦察队面对敌人的南北夹击,沉着抗敌,决心不让美国佬从手下逃跑。残酷的战斗持续到下午5点多钟,美军的攻势才明显减弱。天黑以后,大部队赶到,对美军逃兵进行了合围。郭忠田带领二排跳出工事,冲下山去,消灭美军215名,缴获和击毁美军各种火炮6门、汽车58辆。战后,第三十八军和志愿军总部授予二排“郭忠田英雄排”的光荣称号,志愿军总部给郭忠田记特等功,并授予“一级英雄”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