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伟人风采 >

1975年特赦国民党战犯:毛泽东嫌公安部气魄太小(2)

2019-06-29 23:31    人民网    佚名


  会议在中南海第四会议室召开,除公安部负责干部施义之等人外,还有最高法院院长江华、副院长曾汉华、统战部负责人童小鹏,调查部部长罗青长、总政负责同志参加。预审局作具体工作的同志坐在后排。


  研究战犯名单,军队干部和造反派一问三不知,姚伦从1946年就做审讯工作,对战犯情况了如指掌,如数家珍。华国锋将姚伦从后排请到他的旁边坐下。华国锋看着战犯的名单,一个一个地过,议论每个人的各种情况,发现名录所写的情况有错误,当场改过来。会后预审局的同志随时整理,重新打印,再发给与会者。


将每个人的情况搞清楚后,大家再进行分类,哪些人可以特赦,哪些人不能特赦,为什么,都要讲得清清楚楚。华国锋主持会议,让大家畅所欲言,将种种想法都提出来,反复进行比较、研究。12点时,食堂准备了夜宵,每人一份。


  会议常常到后半夜才结束。江华年纪大了,一到后半夜就坚持不了,闭上眼睛打个盹。会议开了二十多夜,华国锋知道大家辛苦,有二三次放个电影,看完电影后继续开会。会议结束时常常是东方破晓。一次开会,华国锋看到调查部来的是副部长熊向晖,散会时走在院子里,华国锋问熊向晖:“罗部长为什么没来?”“生病了。”“住在哪个医院?”“住在阜外医院,因为调查部的公费医疗在阜外。”华国锋随即坐在台阶上,从笔记本撕了一张纸,给北京医院写了一张条子,交给熊向晖。由此,罗青长住进北京医院。华国锋对干部的关心令人感动。


  经过反复讨论研究,由公安部拟定一个名单,上报中央《关于第七次特赦问题的报告》。报告提出13人继续关押,不能特赦,其中有周养浩、谢代生。公安部的报告经周恩来审阅后,送到杭州。2月27日,毛泽东在杭州看了公安部的报告和准备在人大常委会的说明后,做长篇批示:

 

    锦州、大虎山、沈阳、长春,还有战犯为什么没有?放战犯的时候要开欢送会,请他们吃顿饭,多吃点鱼、肉,每人发100元零用钱,每人都有公民权。不要强迫改造。


  都放了算了,强迫人家改造也不好。土改的时候,我们杀恶霸地主,不杀,老百姓怕。这些人老百姓都不知道,你杀他干什么,所以一个不杀。


  气魄太小了。十五元太少,十三人不放,也不开欢送会。有些人有能力可以做工作。年老有病的要给治病,跟我们的干部一样治。人家放下武器二十五年了。②


    毛泽东指示“都放了算了”,真是出乎大家的意料。事情一下子变得简单了,不必再研究如何分类处理。


  华国锋看到毛泽东的批示后,感到主席气魄大,胸怀广阔,毛泽东就是要放民愤大的。因为放这样的人对社会震动大。


  华国锋先召开公安部核心组会议,传达毛泽东批示。然后火速在中南海召集会议。参加的有公安部施义之、姚伦,统战部童小鹏、调查部兼中央对台工作小组负责人罗青长、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江华、副院长曾汉华和解放军总政治部联络部、新华社和外交部的领导,研究落实方案。


  首先是落实一个不留,都放了的指示。华国锋说:大家要深刻领会,精心核对战犯数字,不要打埋伏。特别问施义之:“所有的名单是不是全了?你口袋里还有没有,要倒光啊,不能再留一个。”施义之说:“口袋光光的,全部列上了。”


  华国锋又亲自翻材料,释放的6次战犯和这次战犯的名单与1959年第一批特赦战犯时上报中央的战犯总数856名对上,一个也不少。调查部部长罗青长、统战部童小鹏等都说没有问题,华国锋才放心。为了万无一失,华国锋说:会后,公安部与解放军总政治部一起查明在锦州、大虎山、沈阳、长春被俘的战犯及处理情况。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这个任务。查明后,华国锋如实一一报毛泽东。


  在清理在押犯时,发现其中有原国民党中将军长赵自立等25人本属不该关押的起义投诚人员,经报中央批准,先将他们释放,落实政策。然后华国锋说下一个议题,研究召开全国“四长”会议的事。“四长”是指各省的公安局长、统战部长、法院院长、民政局局长。特赦、安置战犯涉及到这四个部门。这次规定特赦人员由统战部管理,与公安部门彻底脱钩。这与前6 批特赦人员的管理完全不同。必须使这些同志很好地理解毛主席的指示,才能将这个工作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