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伟人风采 >

毛泽东与徐特立跨越半个世纪的师生情

2019-09-27 17:23    人民网    佚名

       1913年春,毛泽东考入五年制的湖南省立第四师范学校预科。翌年,省立第四师范学校合并于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毛泽东被编入本科第8班。

  在这里,毛泽东开始了与徐特立长达半个世纪的交往,他们为中国的前途殚精竭虑,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苦苦求索,这对师生互为导师、相互影响,共同谱写了中国教育史上可歌可泣的光辉篇章。

  “用教育来改革人心”

  1913年,36岁的徐特立已是享誉湖南教育界的“长沙王”,而此时20岁的毛泽东正在寻求真理和志向。若“十年未得真理,即十年无志;终身未得,即终身无志”,他对这位断指血书“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老师早有耳闻。这一年,徐特立被聘请为学校教员,教授教育学、各科教授法和修身等课程。

  从1913年到1919年,徐特立在湖南一师任教6年。而毛泽东从1913年到1918年暑期毕业,前后共做了5年半的师范生。其间,徐特立渊博的知识、进步的思想、高尚的品德,对毛泽东的学业和思想有相当的帮助和影响。毛泽东曾说:“我在湖南第一师范求学时,最敬佩的两位老师,一位是杨怀中先生,一位是徐老。”

  徐特立教育学生,非常注重言教与身教相一致。早在1911年,徐特立任善化第一高小校长时,决意“用教育来改革人心”。1912年他曾与姜济寰(时任长沙县知事)相商,拟在全县办1000所国民小学,为此他创办长沙师范,任首届校长。在湖南一师兼课期间,徐特立总是步行往返长沙师范学校,路程十余里,无论刮风下雨,他总是坚持步行。徐特立担任校长,一个月拿20元工资,他把所得工资用来投资教育,几年下来欠债六七百元,人们说他“傻”,给他取了一个诨名“徐二镥锅”,对此,毛泽东曾有精辟的见解:

  徐先生办长师,不顾利害,不怕牺牲,牺牲自己的一切,干别人不敢干的事情。这是那些自命聪明,善于计算的人所不肯做的,所以笑他傻。徐先生常常把方便让给别人,把困难担在自己肩上,惯于摆烂摊子,顶烂斗笠;在没有一间房子、没有一个钱的情况下,居然创办一所规模不小的师范学校,这真是镥锅精神。这种对他的讥笑,实际上是对他的赞扬。

  毛泽东十分推崇徐特立老师“不动笔墨不读书”的学习方法。徐特立认为:“读书要守一个‘少’字诀,不怕书看得少,但必须看懂看透。要通过自己的思考来估量书籍的价值,要用笔标记书中的要点,要在书眉上写出自己的意见和感想,要用一个本子摘抄书中精彩的地方。”毛泽东勤于做笔记,当时他有许多种笔记本,包括听课、自学、摘抄、随感和日记等积了好几网篮。

  1919年5月4日,五四运动爆发,对于青年学生的爱国行动,徐特立感到“国家有前途、有办法,自己也觉得年轻了”。在毛泽东领导的“驱张运动”中,徐特立通过健学会带领教师向张敬尧索薪,并在城乡揭露张氏兄弟的罪恶,其后张敬尧以“通匪”罪通缉徐特立。是年9月28日,徐特立乘法国“波多斯”号货轮赴法勤工俭学。师生一别就是多年,再见面时,国内的革命形势又是另一番景象。

  1926年12月中旬,徐特立在长沙望麓园与回湖南考察农民运动的毛泽东会面,师生促膝长谈,探讨国家的命运走向。徐特立向学生介绍了法国、比利时、德国的教育相关情况。毛泽东向老师介绍了大革命的性质、宗旨、目的、目标和他对革命方法、手段、道路的探索性意见,并向老师建议“走出书斋,到工人中去”,“到农民中去考察一下,体验一下”,看一看农村中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变化。

  1927年春,徐特立到长沙县五美乡进行了一周的调查,他发现农村“一切权力归农会”,在农民协会的作用下,农村的社会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久,徐特立放弃了他奉行多年的“教育救国论”,投身到大革命的洪流之中。

  “坚强的老战士”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逮捕和屠杀了大批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5月,在“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危局下,50岁的徐特立由李维汉介绍,经省委负责人彭公达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徐特立在党组织里“真正获得了新生”。

  同年7月,徐特立同老友朱剑凡来到武汉,在武昌农民运动讲习所见到了他的学生毛泽东。徐特立听从了学生的意见,动身前往湖南,以团结更多的进步人士跟共产党走。之后,徐特立参加八一南昌起义,他被选为革命委员会委员,兼任党务整顿委员会委员。起义部队遇到重大挫折后,队伍南下,他任第20军第3师政治部主任。1928年5月,徐特立到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并参加了在莫斯科召开的党的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