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闽东之光 >

闽东之光----霞浦才女游寿

2019-07-17 11:34    今日霞浦    陈济谋

640.webp.jpg

  走进霞浦,自然便想起游寿先生。先生,真一代才女耶。

  游寿(1906-1994年)字介眉、戒微,霞浦人。哈尔滨师范大学教授,当代著名学者、教育学家、考古学家、古文学家、书法家,于金石、史学、诗词诸方面均有精深造诣。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与曹英庄(福安人,工诗)、丘堤(霞浦人,善画)、潘玉珂(宁德人,擅画)誉为“闽东四大才女”,又与卢隐、冰心、林微因有“福建四大才女”之称,后又名列“民国十大才女”。


  走进霞浦,自然也想寻访书香流传300年的游氏祖屋“炳烛斋旧庐”。

  

  旧庐为先生高祖游光绎遗业。游光绎(1758-1827年),字彤卣,工诗善书、“博闻强识”“文章华瞻”,与乃兄游光缵同为乾隆进士,嘉庆四年擢陕西道监察御史。《清史稿》称他“在官日所陈奏及行事,均以国计民生为重,直声动朝端。”后以言罢官,归闽后掌教福州鳌峰书院19年,士人慕其风节才学,竞相从游,一代名臣林则徐即出其门。老犹笃学,以“炳烛”颜斋,有《炳烛斋诗手稿》传世。“炳烛斋”诗书传家,代有英才。先生曾祖游大琛与林则徐同窗,冰雪聪明,文采跌宕,道光进士,任山西长子、高平、凤台、阳曲知县及东冶同知,后辞官,有《萍缘四记》《风尘呓语》行世;祖父游宝荣,精于金石,长于书法,未参加科举,中年夭折;父亲游学诚,字悟庵,光绪举人,幼诵群经诸史,潜研天算气象,擅书善画,德闻四乡。冀无惭祖业,虽颖悟而刻苦力学,每夜诵日所读书,偶忘,以香烛之。主持福宁近圣书院,晚年自号负极老人。游氏一门风雅,三进士两举人,文采风流魁甲闽东。

  旧庐坐落于今松城街道县后街,是座类似四合院的晚清古典建筑,闹中取静,闲适幽雅。先生一世漂泊坎坷,旧庐就是她笔下的乡愁:旧庐在古善里,北倚虎岗古寨,东临金山秀水,东西两院,前后三进,额有“同胞进士”“亚元”诸匾,始建迄今年历三百,人传七代。也常忆起儿时从树上爬到屋顶看全城风景,累了才回到书厅看父亲画画写字的温馨情形。1976年,“自有许多情”的游寿先生回到阔别36载的故乡,风雨沧桑,旧庐已无复当年风貌,眼前所见是“寒家旧业,日已寂寥”。之后,先生以自己历年“笔耕所积”重造门楼,亲书“炳烛斋旧庐”横额和“炳烛斋旧庐歌” 于上,为后人寻香怀古留几许当年的风雅。

  游寿先生,一生辛勤,治学领域广泛,有着多方面的杰出成就,是近代无法忽略的著名学者和书法大家。

640.webp (1).jpg


  在老父亲的提携下,她的“文章在小学时已成”。青年时在厦门与女作家谢冰莹等创办文学月刊《灯塔》,即有诗名远播,只是后来学术兴趣转向金石考古,但诗词创作却至老未衰,有《沙溪集》《白沙集》等行世。她的诗词,或感时叙事,或咏物怀人,都写得沉雄壮阔、铿锵隽永,解放后,心情怡悦,诗风也多了旖旎明丽。现录《翠楼吟》词于下,以见一斑:“月侵黄昏,云笼暗淡。依稀笛中清怨。声声关塞上,惊胡骑,山河凄咽,旌旗去远。只最苦凭栏,兰成双鬓。经离乱,哪堪哀鸣,问低谁按?夜半,炯炯星河,正一庭静寂,冷风寒颤。想当年俊爽,指吴会,梁园兔苑,多时见惯。算换得疏狂,萍踪难绾。游情倦,却冷何处,又登云栈”。

  

  她的史学研究,主要集中于先秦、汉晋和隋唐,方法以传世文献和出土文献相互印证、互补而独辟蹊径。如她的《李德裕年谱》,就是从考证大量碑刻和墓志入手,厘清史实记载的诸多争议,纠正了当时学界泰斗陈寅恪先生的一些论断。李德裕是中唐著名的政治家和文学家,是研究唐代由盛而衰的一个重要人物。但关于李德裕的史料混乱繁杂,因此当时学界评论此文是“材料丰富、考订精审,充分体现治史之文献功底,非一般学者所能为之”。由此在史学界渐露头角。


  她的古文字研究更是成就卓著。1971年,周恩来总理曾询问当时国家文博领导小组负责人王冶秋:“当今国内通识金文甲骨的有几人?”王答:“不及10人,东北有游寿。”总理随即指示要保护好这些人才。后来总理又问当时的黑龙江省委书记汪家道:“游寿女士现在哪里?”并指示“游寿是学术界的老同志,你们要照顾一下。” 有此殊荣能有几人!她主编的《殷契选释》,堪称学习甲骨文之门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