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生态中国 >

秸秆有了新归宿

2018-12-06 14:04    人民网-人民日报    马 晨 朱佩娴

说到以往如何处理秸秆,河北临城县牙鸽营乡北高村农民刘素国皱了皱眉:“那时每到夏熟秋收,大量秸秆没处放,只能一烧了之,村里都是焦煳味。”

面对秸秆焚烧这一治理难题,2016年,《关于开展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试点 促进耕地质量提升工作的通知》选择部分地区重点开展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试点。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加强农村突出环境问题综合治理。目前秸秆焚烧情况如何?秸秆还田成效怎样?秸秆综合利用还有哪些问题?记者在河北、河南进行了采访。

网格化管理,不黑一块田、实现零火点

在河北内丘县环保局“天眼工程”管控指挥中心的大屏幕上,可以看到每个村庄的田间地头。“全县安装了热成像和高清摄像头,实现不间断巡航。”内丘县环保局党组成员和贵增说。

“通过有效监控,可以倒逼各地提高秸秆综合利用率,推进生态环境保护长效机制建设。”河北省环保厅相关负责人说。

河南淮阳县实行县处级干部包乡(镇、场)、县直单位包各自的定点扶贫村,乡镇干部包村、村干部包组、组干部包户和十户联保的网格化管理,引导广大农民自觉参与秸秆禁烧工作。乡镇、村都成立了应急防火队。安装“蓝天卫士”高清监控摄像,及早发现火情,及时处置火情。

“全县不着一把火、不冒一股烟、不黑一块田,实现国家卫星遥感监测‘零火点’。”淮阳县县委书记马明超说,“眼下,淮阳县秸秆基本杜绝了露天焚烧,农村环境得到有效改善。”

淮阳县豆门乡的村民肖全广说:“今年还没听说哪家烧秸秆了,空气好多了。”

秸秆还田,富了钱袋子、鼓了粮袋子

秸秆现在去哪了呢?淮阳县豆门乡种植大户李文生指了指麦地:“都还田了,变成了农钾肥!通过秸秆还田,每亩小麦可增产100公斤,高粱可增产150公斤。”粉碎的麦秸秆、高粱秸秆经过土地深翻25至30厘米,20天左右即可全面化为农钾肥。

豆门乡张庄村村支书张卫民介绍,以往焚烧秸秆的主要原因,是麦茬过高、影响播种。村里今年严把机械准入和收割标准关,小型收割机不准进入大田,大型收割机必须配置防火罩、秸秆粉碎或打捆装置,留茬高度不能超过10厘米。

除了直接还田,秸秆“过腹还田”也在淮阳县流行起来。王店乡养牛大户陈光明收购秸秆,用于养牛。“村民每吨秸秆卖300元,相当于种小麦每亩地多收入100—150元,种玉米每亩地多收入200—300元。”如今,陈光明养牛300多头,每年需要收购至少4000多亩地的秸秆,而产生的牛粪让村民免费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