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明中国 >

寥寥八字四个典故

2019-08-16 22:24    党建网微平台    佚名

111.jpg

    郑板桥曾为苏州网师园濯缨水阁题写了一副楹联:“曾三颜四;禹寸陶分。”此联寥寥八字,却概括了四个典故。 

    曾,即曾参。曾子曾说:“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论语·学而》)我每日多次反省自己:替人家谋划事情是否忠心?与朋友交往是否守信?老师传授的学业是否温习?此谓之“曾三”。 

    颜,即颜回。孔子告诉颜回:“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颜回说:“回虽不敏。请事斯语。”意思是,我虽然小聪敏,愿意按照这话去做。颜回是“四勿”的践行者。此谓之“颜四”。 

    禹,即大禹。《淮南子·原道训》:“圣人不贵尺之璧,而重寸之阴,时难得而易失也。禹之趋时也。”意思是,大禹这位圣人不以直径一尺大的璧为贵,而重视短暂的光阴,因为光阴难得而易失。大禹重视光阴。此谓之“禹寸”。 

  陶,即晋代学者陶侃。《晋书·陶侃传》:“大禹圣者,乃惜寸阴;至于众人,当惜分阴。”意思是,大禹这位圣人都那么珍惜“寸阴”,普通人则应该重视“分阴”(“分阴”仿“寸阴”而来,也指短暂的时光)。此谓之“陶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