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明中国 >

古代状元的名字决定前程

2019-03-14 21:17    中国网    佚名

3.jpg 


        自隋朝创立科举考试,历经唐宋直到明清,延续了1300多年。但在科举历史上,有些人金榜题名做状元,并不是因为成绩特别优异,而只是因为皇帝或主考官特别看中了他们的名字。历史上的状元常常出现“名字比成绩更重要”的奇闻趣事。


        唐睿宗景云三年(712年),是一个改过三次年号的奇特年份。但睿宗仍感到“景云”不太吉祥,所以没过多久就将年号改为道家气味颇浓厚的“太极”。到了八月间,睿宗传位给儿子李隆基,李隆基又将年号改为“先天”,也颇有道家味道。因为唐代的皇帝姓李,与道教所尊奉的始祖老子同姓,因而附会自称是老子的后代,因而道教在唐代十分受重视。这一年录取的状元常无名,就因名字与道家颇有关系而沾了光。“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这不寻常的名字出自道教重要经典《老子》的第一章,在信崇道教、尊崇老子的时代,这个名字特别讨巧,因而一下子被看中成了状元。但靠名字而成为状元,基础毕竟不牢靠,此后他并没有做出什么成绩,始终只是个无名之辈。

 


        明洪武十八年的状元本应是花纶,但等到拆号唱名的时候,朱元璋却说自己夜做一梦,状元姓丁,不姓花。主考大臣们随即翻阅试卷,找出个本是太学生、名次较后的丁显。朱元璋说,姓丁名显,自然应“显”。本来毫无希望的丁显竟成了状元。这个幸运的丁显,与朱元璋并非沾亲带故,也不曾写过惊人诗文,朱元璋是否真有如此一个梦也难以查考。从多种史料推测,真正的原因恐怕在于朱元璋晚年多猜善忌而又自以为圣明。他猜忌大臣,很多功臣武将因此不得善终。他怀疑阅卷大臣玩弄把戏,拉私人关系,所以特地挑出个丁显,以显示自己至明至圣,洞察一切。可笑的是,这个丁显后来也没有“显”示出多少才干。

 

       朱元璋的儿子明成祖朱棣也多少继承了他的流风余韵。永乐十三年(1415年)乙未殿试,考官想取顾文秸为状元,因为“秸”字生僻少见,就改取洪英而代之。洪者,合了太祖朱元璋洪武年号,英字则可作“英豪”“精英”等褒义解释,自是胜过前者百倍。永乐十六年的状元是李马,唱名的时候,随侍的太监听到不太雅观的“马”字,不觉失声而笑。皇帝也忍不住笑了,这次却说:“这是一匹好马。”但他也感到“马”字不雅,于是提笔在“马”旁加了个“冀”字,赐名李骥,希望其以后能一日千里地为他效命。永乐二十二年甲辰殿试时,原拟取孙曰恭为状元。明成祖看了摇头,说“曰恭”二字合起来是个“暴”字,于是降为探花,状元换成邢宽,说“宽”恰与“暴”相反。因为永乐帝从侄儿手中夺得帝位,排除异己的手段极其残暴,所以就特别忌讳“暴”字,孙曰恭因此失去了状元。


       有的名字本来很好,但生不逢时也可能失去状元。明英宗天顺四年(1460年)殿试,状元本是祁顺,这个姓名连起来就是祈求顺从、孝顺,要说符合君主专制对臣民的要求,没有比它更贴切恰当的了。然而不幸的是,祁顺与英宗的名字祁镇相近,传胪唱名多所不便,于是状元就换成了王一夔。明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甲辰科预定的状元是吴情,却因名字谐音是“无情”,而与状元失之交臂。皇帝们选状元表面上非常认真,实际上却常常如同儿戏,喜怒无常。


       清代因名字谐音而失去状元位的也不少。顺治十二年,本拟定的状元是太仓人王揆,唱名的时候,顺治却因读音想起了《王魁负桂英》这个流传极广的剧本。剧中王魁忘恩负义,在桂英资助下中了状元后,以曾与妓女桂英厮混为耻,就设计把桂英杀了。顺治听到高唤王揆,就开玩笑说:“是负心的王魁耶?”这下可不得了,王揆马上就被抑为第三甲。同治七年,江苏人王国钧殿试成绩优异,被初定为一甲。国钧这个名字,从字面上看是不错的,国钧者,国家重任也。白居易《赠樊著作》中就有“卒使不仁者,不得重国钧”之句。但慈禧太后看了很不高兴,因这三个字与“亡国君”相谐,王因此被抑置三甲,蹉跎以终。


       有的人名字吉利、吉祥,就交了好运。顺治十六年,昆山人徐元文,考试成绩虽在前列,却并非优等,只是顺治帝认为他名字好,仪表也好,特把他定为状元。传胪之后,顺治帝又亲自召见徐元文,赐给他的冠戴“优于旧典”。因为顺治帝特别钟爱,徐元文官运亨通,后来当了宰相。乾隆五十四年的殿试,乾隆帝审看主考大臣们呈上的前十名卷子,看到胡长龄的名字,就开玩笑地说:“胡人乃长龄耶?”乾隆帝这时已经79岁,正盼望长龄,要借胡长龄名字的吉祥,亲定他为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