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明中国 >

中国园林发展历程及其在世界上影响

2019-04-15 21:12    国学网    佚名


中国、西亚和古希腊这世界三大园林体系中,中国古典园林以其高度的艺术成就和独特的风格闻名于世。法国十九世纪浪漫主义文学代表作家维克多·雨果称赞中国的皇家园林圆明园说:“一切近乎超人的民族所能幻想到的一切都荟集于圆明园,圆明园是规模巨大的幻想的原型(如果幻想也有原型的话)。只要想象出一种无法描绘的建筑物,一种如同月宫的仙境,那就是圆明园;假如有一座集人类想象力之大成的灿烂宝库,以宫殿庙宇的形象出现,那就是圆明园。”18世纪英国宫廷建筑师威廉姆·钱伯斯也称赞说:“中国花园的实际设计原则,在于创造各种各样的景,以适应理智的或感情的享受的各种各样的目的。”


  1、在世界三大园林体系中,中国的园林文化成熟最早,可以追溯到三千多年前的殷商时代。最初的形式是“囿”或“苑囿”。即圈出一块空地,让草木鸟兽在其中自然生长繁育,并挖池筑台,供帝王和大臣们狩猎和游乐。此时的“圃”、“园”和“苑”、“囿”呈现不同的价值功能:前者主要是满足人的物质生活需要,而“囿”“苑”则是满足人的精神需要。园林艺术虽然和精神文明密切相关,但物质文明是它的基础,园林的建造和管理,必须依赖于蓄养、种植乃至建筑等物质生产技术。商周时代的园林文化带有原始古朴的特点,基本上是天然状态的地形、地貌和自然风物,人工因素极少,具有浓厚的自然野趣。


  春秋战国时代,中国园林开始有了成组的风景,即有土山又有池沼和台。自然山水的主题开始萌芽,并且在园林中构亭营桥、栽花种树,中国园林的构成要素都已具备,不再是简单的“囿”了。


  在中国园林美的历程中,秦、汉以前是第一大阶段,而秦、汉的苑囿体现了第一阶段的最高成就。秦统一中国后,在国都咸阳大兴宫室,以炫耀文治武功。又在渭南建上林苑,置离宫别馆。但一座阿房宫,就“东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上可坐万人,下可建五丈旗”(《史记·秦始皇本纪》)。

1.jpg

阿房宫赋图


  汉代是中国园林史上的第一次飞跃,其表现之一是营建规模更加宏大。汉武帝造建章宫、上林苑。周围数百里有几十座宫殿,“皆容千乘万骑”。“上林苑”是汉武帝的私人园林,遗址在今陕西西安西郊。据文献记载,它原是秦朝的皇家林苑,武帝好游猎,特于建元三年(公元前138)扩大圈筑为周围二百余里的大园林,专供皇家游乐田猎之用,苑内“群臣远方各献名果异卉三千余种”。汉代辞赋家司马相如曾作《上林赋》一文描述其盛况,谓其“崇山矗矗,巃嵸崔巍,深林巨木,崭岩参差”又“离宫别馆,弥山跨谷,高廊四注,重坐曲阁”“若此者数百千处,娱游往来,宫宿馆舍,庖厨不徙,后宫不移,百官备具。于是乎背秋涉冬,天子校猎,车骑雷起,殷天动地”。

2.jpg


明代院派画家《汉武帝上林出猎图》(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表现之二是奠定了中国古代园林营造的基本思路和营造方向。汉武帝好神仙之说,在建章宫内建太液池,池中建三岛以仿蓬莱、方丈、瀛洲三神山。这种“一池三山”的构思不仅使中国古代园林有了主题和象征意义,也成为中国历代皇家园林的基本格局;


  表现之三是中国园林从汉代起由皇家园林向私家园林发展。当时的达官显贵、富商巨绅开始建造私家园林:汉高祖时丞相曹参,汉和帝时大将军霍光皆雅好筑园;董仲舒为一代名儒,也有个私园。茂林富户袁广在北山下筑园“东西四里,南北五里,激流水注其中。构石为山,高十丈余。奇树异草,靡不培植;重阁修廊,行之移晷不能遍也”(《三辅黄图》)。可见当时私家园林已达相当规模。园林建筑突破皇室垄断,这对提高园林应用价值、园林的普及和发展,皆有突破性意义。


  2、魏晋南北朝时期。这是我国园林文化的第二次飞跃时期。其标志是此时的园林美学已抛弃了秦汉以来以宫室楼阁为主,囿内充斥珍禽异兽的构思,主张以山水,倡导自然野趣,这与当时山水诗的兴起相表里,也与“畅神”这种美学趣味的流行有关,它反映了当时士大夫消极避世、啸傲山林的人生理想。魏晋时代,“隐逸”、“归复”之风的流行,几乎是和对自然的审美意识的彻底觉醒同时出现的,或者说二者是互为因果的。对山水自然美的赏会,俯观仰查,游目骋怀,这在魏晋时代已被视作“名士风流”的重要表征。是否喜爱欣赏山水自然的美,成了品鉴人品、文品的重要标尺。对园林影响最大的要数陶渊明。他在《归园田居》、《饮酒》等田园诗作中,第一次以新的审美意识来重现审视园林:“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阴后檐,桃李罗堂前”,“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其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陶渊明这类诗中所写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园林,却孕育着新的园林类型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