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明中国 >

《资治通鉴》中的齐家之道:高级干部管好家属很要紧(2)

2019-07-09 21:38    凤凰网    佚名

颜真卿为什么会写这个《祭侄文稿》?因为颜杲卿最小的儿子,才14岁,颜杲卿让他去给颜真卿送信,沟通军情,送信回来的时候不巧碰到安禄山,就跟他的父亲一起牺牲了。

后来,淮西节度使李希烈背叛,唐德宗问计于宰相卢杞。卢杞出了一个坏主意,说派颜真卿去劝说李希烈重新效忠唐朝。大家知道这等于去送死。当时颜真卿已经80多岁了,但不以年老为由而逃避皇命。他儿子赶来,问父亲临行前有什么要交代的。颜真卿就讲了两件事情:为国尽忠和为家尽孝。他到了李希烈那里,李希烈跟他说,你来太好了,我缺一个德高望重的人给我做宰相。颜真卿就问他,你知道颜杲卿是谁吗?意思是不用多说了,我是不会给你做宰相的。

所以,后人推崇颜真卿,不仅因为他的书法,还因为他这个人。他是我们古代历史上铮铮铁骨的代表。

► 司马光没钱给夫人办葬礼
第二篇是司马光的《训俭示康》。司马光作为宋朝的官员,收入是非常高的。但司马光晚年他夫人去世的时候,他都没钱给夫人办葬礼,把仅有的三顷薄田典当了才办了。

宋朝廷很富有,皇帝也很大方。有一次,皇帝祭完天,就给官员发钱。当时司马光被奖励了一大笔钱。他就想这个钱怎么处理。皇帝给你的东西不可以拒绝,但他又觉得这是民脂民膏,不能拿这笔钱自己用。他就给皇帝打了报告,说我把这笔钱拿去做办公经费。

司马光老家在山西,家族中家法特别严。族长挑族中比较聪明、适合读书的孩子送他们去念书,不适合念书的就去种田。但是,读书的人考中进士以后要回馈家族,因为这么多人为你做出了牺牲。所以,司马光的钱大多都拿回老家补贴亲戚了。既不占公家的钱,又要把自己工资补贴家族,他最后没钱安葬夫人,就很不合理却又很合理了。

司马光修《资治通鉴》时,有一个助手叫刘恕,是他提拔的一个青年学者。司马光在洛阳时,刘恕赶去交书稿。司马光一看,刘恕怎么穿着单衣就来了?北方那时已经很冷了。司马光有两件皮袄,就说天冷了,旧的这件给你穿回去吧。刘恕穿上皮袄回到家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一个包裹把皮袄给司马光寄回去了。不是我的东西,一芥不取,这就是刘恕。刘恕为修《资治通鉴》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大家知道吗?为修《资治通鉴》,他的眼睛都瞎掉了。

► 不是让你过苦日子,而是不被外在的东西牵着鼻子走
司马光在《训俭示康》告诫大家,家族的传承,教育是一个方面,还有一个重要方面是家风。 他讲到自己的一个前辈叫张知白,张知白从地方科员做起,凭借出色的能力最后做到宰相。做科员的时候收入不高,他非常俭朴。做了宰相,还是保持着做科员的作风。这时候,就有人觉得张知白是沽名钓誉。

张知白就说了,我现在是宰相,可让让家人锦衣玉食,但是你能确保我的儿子、孙子也是宰相吗?一旦这个收入来源没有了,而他们的奢侈作风已经养成了,那怎么办?他讲了一句话,“顾人之常情,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司马光接着说道,人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就是欲望太多。控制欲望需要通过修身来解决。修身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节俭。

现代社会不少人喜欢名牌,把自己的精力消耗在追逐名牌这个事情上,而不是把精力放在开发自己上面。这是一个误区。什么最有价值?是你自己,不是这些东西。很多人年轻人搞不清楚这点。

还有一种形式,现在很多人一天到晚玩手机,似乎生活的模式都被手上的小东西给套住了。到底是你在玩儿手机,还是手机在玩你?这是一个主体性的问题。一旦你被外在的物质的东西所奴役,你就要不停的去满足这个外在的东西。所以,司马光说张知白的告诫很重要。一个人如果养成了奢侈的作风习惯,却没有这样一种能力来支撑他,那么,这样的人居官必贿,居乡必盗。这些都是被物质所奴役的现象。节俭的品德为什么重要?不是让你过苦日子,而是要把自己的心守住,不被外在的东西牵着鼻子走。牢牢记住你自己这个人的价值,才是你存在的价值。

古代关于齐家有很多值得讲的内容,但我觉得这两点是最核心、最根本的。 一是教育,二是对于内心的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