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知天下 >

大秦帝国:别被骗了,历史欠秦始皇一个道歉

2018-10-01 12:34    网络    

很久以前,课本就告诉人民秦朝是一个残暴的王朝,所谓暴秦二世而亡,早已是盖棺定论了的事实。但随着历史的发展,当人们的立场转变后,大家又都热衷于将这些“旧案”重新拿出来审视。


所谓成王败寇,使得后人在了解历史的时候所能了解到的资料大都是“伪史”,就是虚假的历史。这些正史都不可避免的受统治阶级意志的影响,都很难客观的反映历史事实。所以我们在阅读史学资料的同时,一定要有一个批判的态度,审视的态度,才能得出我们想要的“信史”,即真正的历史。


陈胜曾说:“天下苦秦久矣”,这句话被当做秦朝百姓的内心呼声得到传播,作为煽动平民参与反秦战争的一句口号。我们来看看汉人在评说历史时给秦朝的审判书。相信大家都听过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再怎么义正言辞的声讨也比不上一个浅显易懂,引人入胜的故事更具感染力和传播性。作为一个著名的故事,相信每个人在童年都在听了这个故事后潸然泪下,对秦朝恨得牙痒痒,那现在我们就来毁童年。


在中国历史上,少数民族对中原王朝的侵扰一直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华夷战争从未停歇。在战国时期,北方的少数民族逐渐壮大起来,对当时的秦、赵、燕构成了极大威胁。在长期的对抗中,不堪其扰的三国相继在北部边境建立堡垒长墙,作为北部边境的一种防御体系。在秦始皇完成统一战争后,面对日益强大的匈奴势力,于是派大将蒙恬北击匈奴。史书记载,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抱怨。秦军夺回了长期被匈奴占据的河套地区,这对于一个军事帝国来说,取得了一块重要的战略要地。为了保住战果,秦始皇命蒙恬督修长城,将原来的三国长城进行了连接、加固。也就是说万里长城秦朝并没有修多少,是把原来的接起来而已。


蒙恬在修长城的时候,还修建了一条从国都直达边疆的“直道”,相当于古代的高速公路,也就这才能算得上一个大工程。直道的修建使得边疆与国都之间的通勤时间缩短为快马一天一夜即可,国都与边境的物资转运、信息往来、军队调度都变得便捷起来,使得秦帝国极大地加强了对边疆的控制。后来汉帝国北击匈奴,一举肃清北方边患,汉史只提汉武帝的文韬武略,卫青霍去病等人的骁勇善战,但对于亲秦直道的巨大功绩却只字不提。


至于我们那位可怜的孟姜女,可笑的是,她是齐国人,他的丈夫是为齐国修长城而死的。至于将尸体封在长城里,难道这是在做豆腐渣工程好交差吗?怪不得下个雨就倒了,而在秦朝这是不可想象的。秦朝对于工程质量是极为重视的,所谓“物勒工名”,就是负责制造和监督的人员要将自己的名字刻在物品上,如果物品在使用过程中出了问题,自上而下集体问责。孟姜女或许是个苦命女子,但这碗毒鸡汤我不喝。


再来说说著名的焚书坑儒,这又是一个大乌龙。了解过的朋友都知道,秦始皇在李斯的建议下下令烧毁原六国史书及百家杂书。但人们都忽略了一个字眼,就是“除官修”,秦始皇的命令是不允许私人藏书,其实在官府中有完整的书籍存档。不过,后来项羽的一把火把咸阳烧了,很多书这才绝了户,奉行读书无用论的项羽才是焚书的罪魁祸首,可就是没人说他。


焚书只不过是法家反智思想与君主愚民而治思想指导下的一次政治运动,目的是让国家只有两种人,战士和农民,而掌握知识的天生就是官吏。这虽然用现在的眼光来不怎么对社会发展有利,但就君主统治来说是可以理解的,而且并不直接影响国计民生。汉朝还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呢,只不过秦朝是尊法。


而所谓的坑儒不过是杀了一群招摇撞骗的方士,虽说元凶早已逃之夭夭去岛国逍遥快活了,留下一堆同行替他做了替死鬼,但好像这不是什么大过错。仅仅是自视为思想正统的儒生出于对秦朝的厌恶才把坑儒写成毁灭人伦正道的暴行,实在好笑,秦始皇也是委屈。


秦朝还有一个污点在于法律严酷,比较经典的是说秦朝法律太严酷导致监狱的牢房不够用,满大街都是囚徒,被砍去手脚的人太多,导致鞋子卖不出去,假肢倒是很畅销。但只要仔细一想就会发现这只不过又是后人抹在秦始皇脸上的锅底灰而已,要是假肢比鞋子畅销,谁来干活?谁去给秦始皇修长城、修皇宫、种庄稼?


从已经出土的里耶秦简和云梦睡虎地秦简来看,秦朝的法律不是严酷,而是完备且严格。它不但管刑事案件和民事案件,就连路边不能倒灰怕迷了路人眼睛、公家的牛你借去耕田结果累瘦了他都管,总之很详细。如果你还有疑问,那我再告诉你,汉朝《十二章律》就是在《秦律》的基础上扩充完善了的。


世人还喜欢批评秦始皇隳名城,杀豪杰,收天下之兵。这是贾谊的《过秦论》,还有一篇杜牧的《阿房宫赋》,后者在文学上价值很大,政治上有影射意味,但在历史学界来说就是文人的主观臆测,没有任何价值,阿房宫甚至都有可能不存在。关于贾谊的这一句观点,试问,天下已经一统旧六国的关防要他干嘛?法家最烦的就是游手好闲的游侠,不管管行吗?兵器不都给你收了,是嫌你造反没有趁手的家伙吗?要我说,秦始皇还是太心慈手软,没能杀光那些旧贵族,才有了后来这些人的兴风作浪。


这么说,不是在给秦始皇洗地,我不是说他就是圣人,没有任何瑕疵。秦始皇在大修陵墓以及修建那个至死都没修好的阿房宫这个问题上,不再是个圣君,而是像一个凡人中的暴发户,急于享受成功带来的好处。但自大从来就不是一个君王特有的毛病,而是作为凡人的所有人的通病,谁会在做成一番大事业后还毫无动容呢?秦始皇也喜欢杀人,因为有人在陨石上刻字诅咒秦朝,他就把附近全村的人全部屠杀。滥用民力以及嗜杀成性是他的一身伟业的污点。


到最后,一个因雨失期的农民发动了一场反抗秦王朝的战争,也许秦朝的法律缺乏灵活性,但这是秦朝曾经成功的经验,没有严格的法律就没有秦国的强大。这场起义具有偶然性,但他却迅速发展并席卷关东,我认为他除了代表一部分平民的意愿外更多的是旧六国势力的推波助澜。这场看似是残酷统治引发的反抗斗争却隐藏着贵族势力的复辟阴谋。


从来没有人是完人,伟大的人之所以伟大,从来就不是因为他是一个永不犯错的圣人,而是他在常人的欲望外有常人不及的魄力与志向。一个人正因既有优点也有缺点,才更成为一个人。在我们读史之时,应该抱着这样的态度,才能看的更清楚,而不是被蒙蔽。